1. 首页

档案袋制作_百付宝

 最好的在线电影网,分享最新电影,高清电影、综艺、动漫、电视剧等在线观看!

  最好的在线电影网,分享最新电影,高清电影、综艺、动漫、电视剧等在线观看!  凤姐知道合了贾母的心,吃了饭便又打发过来.鸳鸯忙令老婆子带了刘姥姥去洗了澡, 自己挑了两件随常的衣服令给刘姥姥换上.那刘姥姥那里见过这般行事,忙换了衣裳出来,坐在贾母榻前,又搜寻些话出来说.彼时宝玉姊妹们也都在这里坐着,他们何曾听见过这些话, 自觉比那些瞽目先生说的书还好听.那刘姥姥虽是个村野人, 却生来的有些见识,况且年纪老了,世情上经历过的,见头一个贾母高兴,第二见这些哥儿姐儿们都爱听, 便没了说的也编出些话来讲.因说道:"我们村庄上种地种菜,每年每日,春夏秋冬,风里雨里,那有个坐着的空儿,天天都是在那地头子上作歇马凉亭 , 什么奇奇怪怪的事不见呢.就象去年冬天,接连下了几天雪,地下压了三四尺深.我那日起的早,还没出房门,只听外头柴草响.我想着必定是有人偷柴草来了.我爬着窗户眼儿一瞧,却不是我们村庄上的人."贾母道:"必定是过路的客人们冷了,见现成的柴, 抽些烤火去也是有的."刘姥姥笑道:"也并不是客人,所以说来奇怪.老寿星当个什么人? 原来是一个十七八岁的极标致的一个小姑娘,梳着溜油光的头,穿着大红袄儿, 白绫裙子____"刚说到这里,忽听外面人吵嚷起来,又说:"不相干的,别唬着老太太."贾母等听了,忙问怎么了,丫鬟回说"南院马棚里走了水,不相干,已经救下去了. " 贾母最胆小的,听了这个话,忙起身扶了人出至廊上来瞧,只见东南上火光犹亮.贾母唬的口内念佛,忙命人去火神跟前烧香.王夫人等也忙都过来请安,又回说"已经下去了,老太太请进房去罢."贾母足的看着火光息了方领众人进来.宝玉且忙着问刘姥姥: "那女孩儿大雪地作什么抽柴草?倘或冻出病来呢?"贾母道:"都是才说抽柴草惹出火来了,你还问呢.别说这个了,再说别的罢."宝玉听说,心内虽不乐,也只得罢了. 刘姥姥便又想了一篇,说道:"我们庄子东边庄上,有个老奶奶子,今年九十多岁了.他天天吃斋念佛, 谁知就感动了观音菩萨夜里来托梦说:`你这样虔心,原来你该绝后的,如今奏了玉皇, 给你个孙子.'原来这老奶奶只有一个儿子,这儿子也只一个儿子,好容易养到十七八岁上死了,哭的什么似的.后果然又养了一个,今年才十三四岁,生的雪团儿一般,聪明伶俐非常.可见这些神佛是有的."这一夕话,实合了贾母王夫人的心事,连王夫人也都听住了.

    贾母笑着把方才一席话说与众人听了.众人谁不凑这趣儿?再也有和凤姐儿好的 , 有情愿这样的,有畏惧凤姐儿的,巴不得来奉承的:况且都是拿的出来的,所以一闻此言, 都欣然应诺.贾母先道:"我出二十两."薛姨妈笑道:"我随着老太太,也是二十两了."邢夫人王夫人道:"我们不敢和老太太并肩,自然矮一等,每人十六两罢了."尤氏李纨也笑道: "我们自然又矮一等,每人十二两罢."贾母忙和李纨道:"你寡妇失业的, 那里还拉你出这个钱,我替你出了罢."凤姐忙笑道:"老太太别高兴,且算一算帐再揽事.老太太身上已有两分呢,这会子又替大嫂子出十二两,说着高兴,一会子回想又心疼了. 过后儿又说`都是为凤丫头花了钱',使个巧法子,哄着我拿出三四分子来暗里补上,我还做梦呢."说的众人都笑了.贾母笑道:"依你怎么样呢?"凤姐笑道:"生日没到,我这会子已经折受的不受用了.我一个钱饶不出,惊动这些人实在不安,不如大嫂子这一分我替他出了罢了.我到了那一日多吃些东西,就享了福了."邢夫人等听了,都说"很是".贾母方允了.凤姐儿又笑道:"我还有一句话呢.我想老祖宗自己二十两,又有林妹妹宝兄弟的两分子.姨妈自己二十两,又有宝妹妹的一分子,这倒也公道 .只是二位太太每位十六两,自己又少,又不替人出,这有些不公道.老祖宗吃了亏了! " 贾母听了,忙笑道:"倒是我的凤姐儿向着我,这说的很是.要不是你,我叫他们又哄了去了. "凤姐笑道:"老祖宗只把他姐儿两个交给两位太太,一位占一个,派多派少, 每位替出一分就是了. "贾母忙说:"这很公道,就是这样."赖大的母亲忙站起来笑说道:"这可反了!我替二位太太生气.在那边是儿子媳妇,在这边是内侄女儿,倒不向着婆婆姑娘, 倒向着别人.这儿媳妇成了陌路人,内侄女儿竟成了个外侄女儿了."说的贾母与众人都大笑起来了.赖大之母因又问道:"少奶奶们十二两,我们自然也该矮一等了."贾母听说,道:"这使不得.你们虽该矮一等,我知道你们这几个都是财主,分位虽低,钱却比他们多.你们和他们一例才使得."众妈妈听了,连忙答应.贾母又道:"姑娘们不过应个景儿, 每人照一个月的月例就是了."又回头叫鸳鸯来,"你们也凑几个人, 商议凑了来."鸳鸯答应着,去不多时带了平儿,袭人,彩霞等还有几个小丫鬟来, 也有二两的,也有一两的.贾母因问平儿:"你难道不替你主子作生日,还入在这里头? " 平儿笑道:"我那个私自另外有了,这是官中的,也该出一分."贾母笑道:"这才是好孩子."凤姐又笑道:"上下都全了.还有二位姨奶奶,他出不出,也问一声儿.尽到他们是理, 不然,他们只当小看了他们了."贾母听了,忙说:"可是呢,怎么倒忘了他们!只怕他们不得闲儿, 叫一个丫头问问去."说着,早有丫头去了,半日回来说道:"每位也出二两. "贾母喜道:"拿笔砚来算明,共计多少."尤氏因悄骂凤姐道:"我把你这没足厌的小蹄子! 这么些婆婆婶子来凑银子给你过生日,你还不足,又拉上两个苦瓠子作什么? "凤姐也悄笑道:"你少胡说,一会子离了这里,我才和你算帐.他们两个为什么苦呢?有了钱也是白填送别人,不如拘来咱们乐."

    这里贾母又向王夫人笑道: "我打发人请你来,不为别的.初二是凤丫头的生日, 上两年我原早想替他做生日,偏到跟前有大事,就混过去了.今年人又齐全,料着又没事, 咱们大家好生乐一日."王夫人笑道:"我也想着呢.既是老太太高兴,何不就商议定了? "贾母笑道:"我想往年不拘谁作生日,都是各自送各自的礼,这个也俗了,也觉生分的似的. 今儿我出个新法子,又不生分,又可取笑."王夫人忙道:"老太太怎么想着好, 就是怎么样行."贾母笑道:"我想着,咱们也学那小家子大家凑分子,多少尽着这钱去办, 你道好顽不好顽?"王夫人笑道:"这个很好,但不知怎么凑法?"贾母听说, 益发高兴起来, 忙遣人去请薛姨妈邢夫人等,又叫请姑娘们并宝玉,那府里珍儿媳妇并赖大家的等有头脸管事的媳妇也都叫了来.

  

    凤姐儿听了, 自是欢喜,忙道谢,又笑道:"只保佑他应了你的话就好了."说着叫平儿来吩咐道: "明儿咱们有事,恐怕不得闲儿.你这空儿把送姥姥的东西打点了,他明儿一早就好走的便宜了."刘姥姥忙说:"不敢多破费了.已经遭扰了几日,又拿着走 , 越发心里不安起来."凤姐儿道:"也没有什么,不过随常的东西.好也罢,歹也罢,带了去,你们街坊邻舍看着也热闹些,也是上城一次."只见平儿走来说:"姥姥过这边瞧瞧."

    凤姐听了, 气的浑身乱战,又听他俩都赞平儿,便疑平儿素日背地里自然也有愤怨语了, 那酒越发涌了上来,也并不忖夺,回身把平儿先打了两下,一脚踢开门进去, 也不容分说,抓着鲍二家的撕打一顿.又怕贾琏走出去,便堵着门站着骂道:"好淫妇! 你偷主子汉子, 还要治死主子老婆!平儿过来!你们淫妇忘八一条藤儿,多嫌着我,外面儿你哄我! "说着又把平儿打几下,打的平儿有冤无处诉,只气得干哭,骂道:"你们做这些没脸的事,好好的又拉上我做什么!"说着也把鲍二家的撕打起来.贾琏也因吃多了酒,进来高兴,未曾作的机密,一见凤姐来了,已没了主意,又见平儿也闹起来,把酒也气上来了. 凤姐儿打鲍二家的,他已又气又愧,只不好说的,今见平儿也打,便上来踢骂道:"好娼妇!你也动手打人!"平儿气怯,忙住了手,哭道:"你们背地里说话,为什么拉我呢?"凤姐见平儿怕贾琏,越发气了,又赶上来打着平儿,偏叫打鲍二家的.平儿急了, 便跑出来找刀子要寻死.外面众婆子丫头忙拦住解劝.这里凤姐见平儿寻死去, 便一头撞在贾琏怀里,叫道:"你们一条藤儿害我,被我听见了,倒都唬起我来.你也勒死我!"贾琏气的墙上拔出剑来,说道:"不用寻死,我也急了,一齐杀了,我偿了命 , 大家干净."正闹的不开交,只见尤氏等一群人来了,说:"这是怎么说,才好好的,就闹起来."贾琏见了人,越发"倚酒三分醉",逞起威风来,故意要杀凤姐儿.凤姐儿见人来了,便不似先前那般泼了,丢下众人,便哭着往贾母那边跑.

  

    一时只见贾珍, 贾琏,贾蓉三个人将王太医领来.王太医不敢走甬路,只走旁阶, 跟着贾珍到了阶矶上. 早有两个婆子在两边打起帘子,两个婆子在前导引进去,又见宝玉迎了出来. 只见贾母穿着青皱绸一斗珠的羊皮褂子,端坐在榻上,两边四个未留头的小丫鬟都拿着蝇帚漱盂等物,又有五六个老嬷嬷雁翅摆在两旁,碧纱橱后隐隐约约有许多穿红着绿戴宝簪珠的人. 王太医便不敢抬头,忙上来请了安.贾母见他穿着六品服色,便知御医了,也便含笑问:"供奉好?"因问贾珍:"这位供奉贵姓?"贾珍等忙回:"姓王".贾母道:"当日太医院正堂王君效,好脉息."王太医忙躬身低头,含笑回说 : "那是晚晚生家叔祖."贾母听了,笑道:"原来这样,也是世交了."一面说,一面慢慢的伸手放在小枕上.老嬷嬷端着一张小杌:连忙放在小桌前,略偏些.王太医便屈一膝坐下, 歪着头诊了半日,又诊了那只手,忙欠身低头退出.贾母笑说:"劳动了.珍儿让出去好生看茶."

    没帚山僧扫,宝琴也笑道:

    霞城隐赤标.黛玉忙笑道:

    清贫怀箪瓢.宝琴也不容情,也忙道:

  色岂畏霜凋.深院惊寒雀,湘云正渴了,忙忙的吃茶,已被岫烟/道:

    诗人助兴常思玩,野客添愁不忍观.”

    海市失鲛绡.林黛玉不容他出,接着便道:

    博得嫦蛾应借问, 缘何不使永团圆!众人看了笑道:"这首不但好,而且新巧有意趣.可知俗语说`天下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.'社里一定请你了."香菱听了心下不信,料着是他们瞒哄自己的话,还只管问黛玉宝钗等.

    一语未了,只见探春也笑着进来找宝玉,因说道:"咱们的诗社可兴旺了."宝玉笑道:"正是呢.这是你一高兴起诗社,所以鬼使神差来了这些人.但只一件,不知他们可学过作诗不曾?"探春道:"我才都问了他们,虽是他们自谦,看其光景,没有不会的.便是不会也没难处,你看香菱就知道了."袭人笑道:"他们说薛大姑娘的妹妹更好,三姑娘看着怎么样?"探春道:"果然的话.据我看,连他姐姐并这些人总不及他."袭人听了 ,又是诧异,又笑道:"这也奇了,还从那里再好的去呢?我倒要瞧瞧去."探春道:"老太太一见了,喜欢的无可不可,已经逼着太太认了干女儿了.老太太要养活,才刚已经定了."宝玉喜的忙问:"这果然的?"探春道:"我几时说过谎!"又笑道:"有了这个好孙女儿,就忘了这孙子了."宝玉笑道:"这倒不妨,原该多疼女儿些才是正理.明儿十六,咱们可该起社了."探春道:"林丫头刚起来了,二姐姐又病了,终是七上八下的."宝玉道 : "二姐姐又不大作诗,没有他又何妨."探春道:"越性等几天,他们新来的混熟了,咱们邀上他们岂不好? 这会子大嫂子宝姐姐心里自然没有诗兴的,况且湘云没来,颦儿刚好了, 人人不合式.不如等着云丫头来了,这几个新的也熟了,颦儿也大好了,大嫂子和宝姐姐心也闲了, 香菱诗也长进了,如此邀一满社岂不好?咱们两个如今且往老太太那里去听听, 除宝姐姐的妹妹不算外,他一定是在咱们家住定了的.倘或那三个要不在咱们这里住,咱们央告着老太太留下他们在园子里住下,咱们岂不多添几个人 ,越发有趣了."宝玉听了,喜的眉开眼笑,忙说道:"倒是你明白.我终久是个糊涂心肠 ,空喜欢一会子,却想不到这上头来."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xgkyj.com/wap/hNez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