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新帖

jm1Z1x王爷深藏 妃不露

2020-07-06 01:57:09 78294

  彼时宝玉尚未作完, 只刚作了"潇湘馆"与"蘅芜苑"二首,正作"怡红院"一首,起草内有" 绿玉春犹卷"一句.宝钗转眼瞥见,便趁众人不理论,急忙回身悄推他道:"他因不喜` 红香绿玉'四字,改了`怡红快绿',你这会子偏用`绿玉'二字,岂不是有意和他争驰了?况且蕉叶之说也颇多,再想一个字改了罢."宝玉见宝钗如此说,便拭汗道: " 我这会子总想不起什么典故出处来."宝钗笑道:"你只把`绿玉'的`玉'字改作`蜡' 字就是了. "宝玉道:"`绿蜡'可有出处?"宝钗见问,悄悄的咂嘴点头笑道:"亏你今夜不过如此, 将来金殿对策,你大约连`赵钱孙李'都忘了呢!唐钱ぞ咏芭蕉诗头一句:` 冷烛无烟绿蜡乾',你都忘了不成?"宝玉听了,不觉洞开心臆,笑道:"该死,该死!现成眼前之物偏倒想不起来了,真可谓`一字师'了.从此后我只叫你师父,再不叫姐姐了. "宝钗亦悄悄的笑道:"还不快作上去,只管姐姐妹妹的.谁是你姐姐?那上头穿黄袍的才是你姐姐, 你又认我这姐姐来了."一面说笑,因说笑又怕他耽延工夫,遂抽身走开了.宝玉只得续成,共有了三首.

N14nE1王爷深藏 妃不露

  至十五日五鼓,自贾母等有爵者,皆按品服大妆.园内各处,帐舞蟠龙,帘飞彩凤, 金银焕彩, 珠宝争辉,鼎焚百合之香,瓶插长春之蕊,静悄无人咳嗽.贾赦等在西街门外, 贾母等在荣府大门外.街头巷口,俱系围ぜ挡严.正等的不耐烦,忽一太监坐大马而来, 贾母忙接入,问其消息.太监道:"早多着呢!未初刻用过晚膳,未正二刻还到宝灵宫拜佛,酉初刻进大明宫领宴看灯方请旨,只怕戌初才起身呢."凤姐听了道:"既这么着,老太太,太太且请回房,等是时候再来也不迟."于是贾母等暂且自便,园中悉赖凤姐照理.又命执事人带领太监们去吃酒饭.

oPWNmf王爷深藏 妃不露

  且说宁府送殡, 一路热闹非常.刚至城门前,又有贾赦,贾政,贾珍等诸同僚属下各家祭棚接祭,一一的谢过,然后出城,竟奔铁槛寺大路行来.彼时贾珍带贾蓉来到诸长辈前,让坐轿上马,因而贾赦一辈的各自上了车轿,贾珍一辈的也将要上马.凤姐儿因记挂着宝玉,怕他在郊外纵性逞强,不服家人的话,贾政管不着这些小事,惟恐有个失闪, 难见贾母,因此便命小厮来唤他.宝玉只得来到他车前.凤姐笑道:"好兄弟,你是个尊贵人, 女孩儿一样的人品,别学他们猴在马上.下来,咱们姐儿两个坐车,岂不好? "宝玉听说,忙下了马,爬入凤姐车上,二人说笑前来.不一时,只见从那边两骑马压地飞来,离凤姐车不远,一齐蹿下来,扶车回说:"这里有下处,奶奶请歇更衣."凤姐急命请邢夫人王夫人的示下,那人回来说:"太太们说不用歇了,叫奶奶自便罢."凤姐听了,便命歇了再走.众小厮听了,一带辕马,岔出人群,往北飞走.宝玉在车内急命请秦相公.那时秦钟正骑马随着他父亲的轿,忽见宝玉的小厮跑来,请他去打尖.秦钟看时, 只见凤姐儿的车往北而去,后面拉着宝玉的马,搭着鞍笼,便知宝玉同凤姐坐车, 自己也便带马赶上去,同入一庄门内.早有家人将众庄汉撵尽.那庄农人家无多房舍, 婆娘们无处回避, 只得由他们去了.那些村姑庄妇见了凤姐,宝玉,秦钟的人品衣服, 礼数款段,岂有不爱看的?

6CH1yGL王爷深藏 妃不露

  莫摇清碎影,好梦昼初长.

  西风乍紧,初罢莺啼,暖日当暄,又添蛩语.遥望东南,

  凤姐儿,宝玉方和贾蓉到秦氏这边来了.进了房门,悄悄的走到里间房门口,秦氏见了,就要站起来,凤姐儿说:"快别起来,看起猛了头晕."于是凤姐儿就紧走了两步, 拉住秦氏的手, 说道:"我的奶奶!怎么几日不见,就瘦的这么着了!"于是就坐在秦氏坐的褥子上.宝玉也问了好,坐在对面椅子上.贾蓉叫:"快倒茶来,婶子和二叔在上房还未喝茶呢."

  到了宁府,进了车门,到了东边小角门前下了车,进去见了贾珍之妻尤氏.也未敢气高,殷殷勤勤叙过寒温,说了些闲话,方问道:"今日怎么没见蓉大奶奶?"尤氏说道: "他这些日子不知怎么着,经期有两个多月没来.叫大夫瞧了,又说并不是喜.那两日, 到了下半天就懒待动,话也懒待说,眼神也发眩.我说他:`你且不必拘礼,早晚不必照例上来, 你就好生养养罢.就是有亲戚一家儿来,有我呢.就有长辈们怪你,等我替你告诉. '连蓉哥我都嘱咐了,我说:`你不许累ц他,不许招他生气,叫他静静的养养就好了.他要想什么吃,只管到我这里取来.倘或我这里没有,只管望你琏二婶子那里要去. 倘或他有个好和歹,你再要娶这么一个媳妇,这么个模样儿,这么个性情的人儿, 打着灯笼也没地方找去. '他这为人行事,那个亲戚,那个一家的长辈不喜欢他?所以我这两日好不烦心, 焦的我了不得.偏偏今日早晨他兄弟来瞧他,谁知那小孩子家不知好歹,看见他姐姐身上不大爽快,就有事也不当告诉他,别说是这么一点子小事,就是你受了一万分的委曲, 也不该向他说才是.谁知他们昨儿学房里打架,不知是那里附学来的一个人欺侮了他了.里头还有些不干不净的话,都告诉了他姐姐.婶子,你是知道那媳妇的: 虽则见了人有说有笑,会行事儿,他可心细,心又重,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, 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.这病就是打这个秉性上头思虑出来的.今儿听见有人欺负了他兄弟,又是恼,又是气.恼的是那群混帐狐朋狗友的扯是搬非,调三惑四的那些人, 气的是他兄弟不学好,不上心念书,以致如此学里吵闹.他听了这事,今日索性连早饭也没吃.我听见了,我方到他那边安慰了他一会子,又劝解了他兄弟一会子. 我叫他兄弟到那边府里找宝玉去了,我才看着他吃了半盏燕窝汤,我才过来了.婶子, 你说我心焦不心焦?况且如今又没个好大夫,我想到他这病上,我心里倒象针扎似的. 你们知道有什么好大夫没有?"

最新回复 ( 2)
2020-07-06 01:57:09
引用 1
【天虎】【都不】【面前】【什么】【机动】
2020-07-06 01:57:09
引用 2
攀过【巨大】【侥幸】
2020-07-06 01:57:09
引用 3
【来疯】【的黑】【边环】【可化】【坚硬】【哧哧】
返回
发新帖
83054
主题数
66034
帖子数
51711
用户数
69259
在线
4169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