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
王一手黄药膏_福山烧小鸡网

 最好的在线电影网,分享最新电影,高清电影、综艺、动漫、电视剧等在线观看!第四卷(91--120章)一零五 锦衣军查抄宁国府骢马使弹劾平安州

  最好的在线电影网,分享最新电影,高清电影、综艺、动漫、电视剧等在线观看!

  第四卷(91--120章)一一零 史太君寿终归地府王凤姐力诎失人心

    贾蓉奉上卦金,送了出去,回禀贾珍,说是:"母亲的病是在旧宅傍晚得的,为撞着什么伏尸白虎."贾珍道:"你说你母亲前日从园里走回来的,可不是那里撞着的.你还记得你二婶娘到园里去, 回来就病了.他虽没有见什么,后来那些丫头老婆们都说是山子上一个毛烘烘的东西,眼睛有灯笼大,还会说话,把他二奶奶赶了回来,唬出一场病来."贾蓉道:"怎么不记得.我还听见宝叔家的茗烟说,晴雯是做了园里芙蓉花的神了,林姑娘死了半空里有音乐,必定他也是管什么花儿了.想这许多妖怪在园里,还了得! 头里人多阳气重,常来常往不打紧.如今冷落的时候,母亲打那里走,还不知踹了什么花儿呢,不然就是撞着那一个.那卦也还算是准的."贾珍道:"到底说有妨碍没有呢? "贾蓉道:"据他说,到了戌日就好了.只愿早两天好,或除两天才好."贾珍道:"这又是什么意思?"贾蓉道:"那先生若是这样准,生怕老爷也有些不自在."正说着,里头喊说" 奶奶要坐起到那边园里去,丫头们都按捺不住."贾珍等进去安慰定了.只闻尤氏嘴里乱说:"穿红的来叫我,穿绿的来赶我."地下这些人又怕又好笑.贾珍便命人买些纸钱送到园里烧化, 果然那夜出了汗,便安静些.到了戌日,也就渐渐的好起来.由是一人传十,十人传百,都说大观园中有了妖怪.唬得那些看园的人也不修花补树,灌溉果蔬. 起先晚上不敢行走,以致鸟兽逼人,甚至日里也是约伴持械而行.过了些时, 果然贾珍患病. 竟不请医调治,轻则到园化纸许愿,重则详星拜斗.贾珍方好,贾蓉等相继而病.如此接连数月,闹得两府俱怕.从此风声鹤唳,草木皆妖.园中出息,一概全 Ь,各房月例重新添起,反弄得荣府中更加拮据.那些看园的没有了想头,个个要离此处,每每造言生事,便将花妖树怪编派起来,各要搬出,将园门封固,再无人敢到园中. 以致崇楼高阁,琼馆瑶台,皆为禽兽所栖.

    宝玉正在这里伤心, 忽听背后一个人接言道:"你叫谁替你说呢?谁是谁的什么? 自己得罪了人自己央及呀,人家赏脸不赏在人家,何苦来拿我们这些没要紧的垫喘儿呢. "这一句话把里外两个人都吓了一跳.你道是谁,原来却是麝月.宝玉自觉脸上没趣.只见麝月又说道:"到底是怎么着?一个陪不是,一个人又不理.你倒是快快的央及呀. 嗳,我们紫鹃姐姐也就太狠心了,外头这么怪冷的,人家央及了这半天,总连个活动气儿也没有. "又向宝玉道:"刚才二奶奶说了,多早晚了,打量你在那里呢,你却一个人站在这房檐底下做什么! "紫鹃里面接着说道:"这可是什么意思呢?早就请二爷进去, 有话明日说罢.这是何苦来!"宝玉还要说话,因见麝月在那里,不好再说别的, 只得一面同麝月走回,一面说道:"罢了,罢了!我今生今世也难剖白这个心了!惟有老天知道罢了!"说到这里,那眼泪也不知从何处来的,滔滔不断了.麝月道:"二爷,依我劝你死了心罢,白陪眼泪也可惜了儿的."宝玉也不答言,遂进了屋子.只见宝钗睡了, 宝玉也知宝钗装睡.却是袭人说了一句道:"有什么话明日说不得,巴巴儿的跑那里去闹, 闹出----"说到这里也就不肯说,迟了一迟才接着道:"身上不觉怎么样?"宝玉也不言语,只摇摇头儿,袭人一面才打发睡下.一夜无眠,自不必说.

  

    话说贾政闻知贾母危急, 即忙进去看视.见贾母惊吓气逆,王夫人鸳鸯等唤醒回来,即用疏气安神的丸药服了,渐渐的好些,只是伤心落泪.贾政在旁劝慰,总说是"儿子们不肖, 招了祸来累老太太受惊.若老太太宽慰些,儿子们尚可在外料理;若是老惺裁床蛔栽诂 儿子们的罪孽更重了."贾母道:"我活了八十多岁,自作女孩儿起到你父亲手里,都托着祖宗的福,从没有听见过那些事.如今到老了,见你们倘或受罪 ,叫我心里过得去么!倒不如合上眼随你们去罢了."说着,又哭.

    众人见贾母劳乏,各自散了.独有薛姨妈辞了贾母,到宝钗那里,说道:"你哥哥是今年过了, 直要等到皇恩大赦的时候减了等才好赎罪.这几年叫我孤苦伶仃怎么处! 我想要与你二哥哥完婚, 你想想好不好?"宝钗道:"妈妈是为着大哥哥娶了亲唬怕的了,所以把二哥哥的事犹豫起来.据我说很该就办.邢姑娘是妈妈知道的,如今在这里也很苦,娶了去虽说我家穷,究竟比他傍人门户好多着呢."薛姨妈道:"你得便的时候就去告诉老太太, 说我家没人,就要拣日子了."宝钗道:"妈妈只管同二哥哥商量,挑个好日子,过来和老太太,大太太说了,娶过去就完了一宗事.这里大太太也巴不得娶了去才好. "薛姨妈道:"今日听见史姑娘也就回去了,老太太心里要留你妹妹在这里住几天, 所以他住下了.我想他也是不定多早晚就走的人了,你们姊妹们也多叙几天话儿."宝钗道:"正是呢."于是薛姨妈又坐了一坐,出来辞了众人回去了.

    贾琏并不知道,只忙着弄银钱使用.外头的大事叫赖大办了,里头也要用好些钱, 一时实在不能张罗.平儿知他着急,便叫贾琏道:"二爷也别过于伤了自己的身子."贾琏道: "什么身子,现在日用的钱都没有,这件事怎么办!偏有个糊涂行子又在这里蛮缠, 你想有什么法儿!"平儿道:"二爷也不用着急,若说没钱使唤,我还有些东西旧年幸亏没有抄去,在里头.二爷要就拿去当着使唤罢."贾琏听了,心想难得这样,便笑道 :"这样更好,省得我各处张罗.等我银子弄到手了还你."平儿道:"我的也是奶奶给的 , 什么还不还,只要这件事办的好看些就是了."贾琏心里倒着实感激他,便将平儿的东西拿了去当钱使用, 诸凡事情便与平儿商量.秋桐看着心里就有些不甘,每每口角里头便说: "平儿没有了奶奶,他要上去了.我是老爷的人,他怎么就越过我去了呢." 平儿也看出来了,只不理他.倒是贾琏一时明白,越发把秋桐嫌了,一时有些烦恼便拿着秋桐出气.邢夫人知道,反说贾琏不好.贾琏忍气.不题.

    那夜宝玉无眠,到了次日,还想这事.只听得外头传进话来,说:"众亲朋因老爷回家,都要送戏接风.老爷再三推辞,说不必唱戏,竟在家里备了水酒, 倒请亲朋过来大家谈谈.于是定了后儿摆席请人,所以进来告诉."不知所请何人,下回分解.

    一日正在书房筹算, 只见一人飞奔进来说:"请老爷快进内廷问话."贾政听了心下着忙,只得进去.未知凶吉,下回分解.

    且说凤姐梳了头,换了衣服,想了想,虽然自己不去,也该带个信儿.再者,宝钗还是新媳妇,出门子自然要过去照应照应的.于是见过王夫人,支吾了一件事,便过来到宝玉房中.只见宝玉穿着衣服歪在炕上,两个眼睛呆呆的看宝钗梳头.凤姐站在门口, 还是宝钗一回头看见了,连忙起身让坐.宝玉也爬起来,凤姐才笑嘻嘻的坐下.宝钗因说麝月道" 你们瞧着二奶奶进来也不言语声儿."麝月笑着道:"二奶奶头里进来就摆手儿不叫言语么."凤姐因向宝玉道:"你还不走,等什么呢.没见这么大人了还是这么小孩子气的.人家各自梳头,你爬在旁边看什么?成日家一块子在屋里还看不够?也不怕丫头们笑话."说着,哧的一笑,又瞅着他咂嘴儿.宝玉虽也有些不好意思,还不理会 , 把个宝钗直臊的满脸飞红,又不好听着,又不好说什么,只见袭人端过茶来,只得搭讪着自己递了一袋烟.凤姐儿笑着站起来接了,道:"二妹妹,你别管我们的事,你快穿衣服罢. "宝玉一面也搭讪着找这个,弄那个.凤姐道:"你先去罢,那里有个爷们等着奶奶们一块儿走的理呢. "宝玉道:"我只是嫌我这衣裳不大好,不如前年穿着老太太给的那件雀金呢好."凤姐因怄他道:"你为什么不穿?"宝玉道:"穿着太早些."凤姐忽然想起,自悔失言,幸亏宝钗也和王家是内亲,只是那些丫头们跟前已经不好意思了. 袭人却接着说道:"二奶奶还不知道呢,就是穿得,他也不穿了."凤姐儿道:"这是什么原故?"袭人道:"告诉二奶奶,真真是我们这位爷的行事都是天外飞来的.那一年因二舅太爷的生日, 老太太给了他这件衣裳,谁知那一天就烧了.我妈病重了,我没在家. 那时候还有晴雯妹妹呢, 听见说病着整给他补了一夜,第二天老太太才没瞧出来呢. 去年那一天上学天冷,我叫焙茗拿了去给他披披.谁知这位爷见了这件衣裳想起晴雯来了,说了总不穿了,叫我给他收一辈子呢."凤姐不等说完,便道:"你提晴雯,可惜了儿的, 那孩子模样儿手儿都好,就只嘴头子利害些.偏偏儿的太太不知听了那里的谣言, 活活儿的把个小命儿要了.还有一件事,那一天我瞧见厨房里柳家的女人他女孩儿,叫什么五儿,那丫头长的和晴雯脱了个影儿似的.我心里要叫他进来,后来我问他妈,他妈说是很愿意.我想着宝二爷屋里的小红跟了我去,我还没还他呢,就把五儿补过来. 平儿说太太那一天说了,凡象那个样儿的都不叫派到宝二爷屋里呢.我所以也就搁下了.这如今宝二爷也成了家了,还怕什么呢,不如我就叫他进来.可不知宝二爷愿意不愿意?要想着晴雯,只瞧见这五儿就是了."宝玉本要走,听见这些话已呆了.袭人道:"为什么不愿意,早就要弄了来的,只是因为太太的话说的结实罢了."凤姐道:" 那么着明儿我就叫他进来. 太太的跟前有我呢."宝玉听了,喜不自胜,才走到贾母那边去了.这里宝钗穿衣服.凤姐儿看他两口儿这般恩爱缠绵,想起贾琏方才那种光景, 好不伤心, 坐不住,便起身向宝钗笑道:"我和你向老太太屋里去罢."笑着出了房门, 一同来见贾母.

  雨村出来,独坐书房,正要细想士隐的话,忽有家人传报说:"内廷传旨,交看事件 ."雨村疾忙上轿进内,只听见人说:"今日贾存周江西粮道被参回来,在朝内谢罪."雨村忙到了内阁,见了各大人,将海疆办理不善的旨意看了,出来即忙找着贾政,先说了些为他抱屈的话,后又道喜,问:"一路可好?"贾政也将违别以后的话细细的说了一遍 .雨村道:"谢罪的本上了去没有?"贾政道:"已上去了,等膳后下来看旨意罢."正说着 , 只听里头传出旨来叫贾政,贾政即忙进去.各大人有与贾政关切的,都在里头等着. 等了好一回方见贾政出来,看见他带着满头的汗.众人迎上去接着,问:"有什么旨意. "贾政吐舌道:"吓死人,吓死人!倒蒙各位大人关切,幸喜没有什么事."众人道:"旨意问了些什么? "贾政道:"旨意问的是云南私带神枪一案.本上奏明是原任太师贾化的家人.主上一直记着我们先祖的名字,便问起来.我忙着磕头奏明先祖的名字是代化, 主上便笑了,还降旨意说:'前放兵部,后降府尹的,不是也叫贾化么?'"那时雨村也在傍边,倒吓了一跳,便问贾政道:"老先生怎么奏的?"贾政道:"我便慢慢奏道:'原任太师贾化是云南人;现任府尹贾某是浙江人."主上又问:'苏州刺史奏的贾范,是你一家子么?'我又磕头奏道:'是.'主上便变色道:'纵使家奴强占良民妻女,还成事么?' 我一句不敢奏.主上又问道:'贾范是你什么人?'我忙奏道:'是远族.'主上哼了一声,降旨叫了出来.可不是诧事!"众人道:"本来也巧.怎么一连有这两件事?"贾政道:"事倒不奇,倒是都姓贾的不好.算来我们寒族人多,年代久了,各族都有.现在虽没有事,究竟主上记着一个"贾"字就不好."众人说:"真是真,假是假,怕什么?"贾政道:"我心里巴不得不做官,只是不敢告老,现在我们家里两个世袭,这也无可奈何的." 雨村道: "如今老先生仍是工部,想来京官是没有事的. "贾政道:"京官虽然没事,我究竟做过两次外任,也就说不齐了."众人道:"二老爷的人品行事,我们都佩服的. 就是令兄大老爷,也是个好人.只要在令侄辈上严紧些就是了."贾政道:"我因在家的日子少, 舍侄的事情不大查考,我心里也不甚放心.诸位今日提起,都是至相好,或者听见东宅的侄儿家有什么不奉规矩的事么?"众人道:"没听见别的,只是几位侍郎心里不大和睦, 内监里头也有些.想来不怕什么,只要嘱咐那边令侄,诸事留神就是了."

    外头的人也都听见了, 跑进来一瞧,大家嚷着报与邢王二夫人知道.王夫人宝钗等听了, 都哭着去瞧.邢夫人道:"我不料鸳鸯倒有这样志气,快叫人去告诉老爷."只有宝玉听见此信,便唬的双眼直竖.袭人等慌忙扶着,说道:"你要哭就哭,别憋着气." 宝玉死命的才哭出来了, 心想"鸳鸯这样一个人偏又这样死法,"又想"实在天地间的灵气独钟在这些女子身上了. 他算得了死所,我们究竟是一件浊物,还是老太太的儿孙, 谁能赶得上他."复又喜欢起来.那时宝钗听见宝玉大哭,也出来了,及到跟前,见他又笑. 袭人等忙说:"不好了,又要疯了."宝钗道:"不妨事,他有他的意思."宝玉听了, 更喜欢宝钗的话,"倒是他还知道我的心,别人那里知道."正在胡思乱想,贾政等进来, 着实的嗟叹着,说道:"好孩子,不枉老太太疼他一场!"即命贾琏出去吩咐人连夜买棺盛殓,"明日便跟着老太太的殡送出,也停在老太太棺后,全了他的心志."贾琏答应出去.这里命人将鸳鸯放下,停放里间屋内.平儿也知道了,过来同袭人莺儿等一干人都哭的哀哀欲绝.内中紫鹃也想起自己终身一无着落,"恨不跟了林姑娘去,又全了主仆的恩义,又得了死所.如今空悬在宝玉屋内,虽说宝玉仍是柔情蜜意,究竟算不得什么?"于是更哭得哀切.”

    勘破三春景不长,缁衣顿改昔年妆.

    话说宝玉为自己失言被宝钗问住,想要掩饰过去,只见秋纹进来说:"外头老爷叫二爷呢."宝玉巴不得一声,便走了.去到贾政那里,贾政道:"我叫你来不为别的,现在你穿着孝,不便到学里去,你在家里,必要将你念过的文章温习温习.我这几天倒也闲着, 隔两三日要做几篇文章我瞧瞧,看你这些时进益了没有."宝玉只得答应着.贾政又道: "你环兄弟兰侄儿我也叫他们温习去了.倘若你作的文章不好,反倒不及他们, 那可就不成事了. "宝玉不敢言语,答应了个"是",站着不动.贾政道:"去罢."宝玉退了出来,正撞见赖大诸人拿着些册子进来.

    却说赵姨娘听见探春这事,反欢喜起来,心里说道:"我这个丫头在家忒瞧不起我 , 我何从还是个娘,比他的丫头还不济.况且上水护着别人.他挡在头里,连环儿也不得出头. 如今老爷接了去,我倒干净.想要他孝敬我,不能够了.只愿意他象迎丫头似的, 我也称称愿."一面想着,一面跑到探春那边与他道喜说:"姑娘,你是要高飞的人了,到了姑爷那边自然比家里还好.想来你也是愿意的.便是养了你一场,并没有借你的光儿. 就是我有七分不好,也有三分的好,总不要一去了把我搁在脑杓子后头." 探春听着毫无道理,只低头作活,一句也不言语.赵姨娘见他不理,气忿忿的自己去了 .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xgkyj.com/wap/8O1on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