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
母线折弯机_麻辣猪肝网

 最好的在线电影网,分享最新电影,高清电影、综艺、动漫、电视剧等在线观看!  袭人答应了, 送他们出去.刚要回来,只见王夫人使个婆子来,口称"太太叫一个跟二爷的人呢."袭人见说,想了一想,便回身悄悄的告诉晴雯,麝月,檀云,秋纹等说: "太太叫人,你们好生在房里,我去了就来."说毕,同那婆子一径出了园子,来至上房. 王夫人正坐在凉榻上摇着芭蕉扇子, 见他来了,说:"不管叫个谁来也罢了.你又丢下他来了, 谁伏侍他呢?"袭人见说,连忙陪笑回道:"二爷才睡安稳了,那四五个丫头如今也好了, 会伏侍二爷了,太太请放心.恐怕太太有什么话吩咐,打发他们来,一时听不明白,倒耽误了."王夫人道:"也没甚话,白问问他这会子疼的怎么样."袭人道:"宝姑娘送去的药, 我给二爷敷上了,比先好些了.先疼的躺不稳,这会子都睡沉了,可见好些了."王夫人又问:"吃了什么没有?"袭人道:"老太太给的一碗汤,喝了两口,只嚷干喝, 要吃酸梅汤.我想着酸梅是个收敛的东西,才刚捱了打,又不许叫喊,自然急的那热毒热血未免不存在心里,倘或吃下这个去激在心里,再弄出大病来,可怎么样呢. 因此我劝了半天才没吃,只拿那糖腌的玫瑰卤子和了吃,吃了半碗,又嫌吃絮了,不香甜. "王夫人道:"嗳哟,你不该早来和我说.前儿有人送了两瓶子香露来,原要给他点子的, 我怕他胡糟踏了,就没给.既是他嫌那些玫瑰膏子絮烦,把这个拿两瓶子去.一碗水里只用挑一茶匙儿, 就香的了不得呢."说着就唤彩云来,"把前儿的那几瓶香露拿了来. "袭人道:"只拿两瓶来罢,多了也白糟踏.等不够再要,再来取也是一样."彩云听说,去了半日,果然拿了两瓶来,付与袭人.袭人看时,只见两个玻璃小瓶,却有三寸大小,上面螺丝银盖,鹅黄笺上写着"木樨清露",那一个写着"玫瑰清露"袭人笑道: "好金贵东西!这么个小瓶子,能有多少?"王夫人道:"那是进上的,你没看见鹅黄笺子 ?你好生替他收着,别糟踏了."

  最好的在线电影网,分享最新电影,高清电影、综艺、动漫、电视剧等在线观看!  却说王夫人唤他母亲上来,拿几件簪环当面赏与, 又吩咐请几众僧人念经超度.他母亲磕头谢了出去.原来宝玉会过雨村回来听见了,便知金钏儿含羞赌气自尽,心中早又五内摧伤,进来被王夫人数落教训,也无可回说.见宝钗进来,方得便出来,茫然不知何往,背着手,低头一面感叹,一面慢慢的走着, 信步来至厅上.刚转过屏门,不想对面来了一人正往里走,可巧儿撞了个满怀. 只听那人喝了一声" 站住!"宝玉唬了一跳,抬头一看,不是别人,却是他父亲,不觉的倒抽了一口气,只得垂手一旁站了.贾政道:"好端端的,你垂头丧气も些什么?方才雨村来了要见你,叫你那半天你才出来,既出来了,全无一点慷慨挥洒谈吐,仍是葳葳蕤蕤. 我看你脸上一团思欲愁闷气色,这会子又咳声叹气.你那些还不足,还不自在?无故这样, 却是为何?"宝玉素日虽是口角伶俐,只是此时一心总为金钏儿感伤,恨不得此时也身亡命殒,跟了金钏儿去.如今见了他父亲说这些话,究竟不曾听见,只是怔呵呵的站着.

    面见.奉书恭启,并叩

    二兄文几:前夕新霁,月色如洗,因惜清景难逢,讵忍就卧,

    娣探谨奉

    一从陶令平章后,千古高风说到今.

    其二

  

    昨夜不期经雨活,今朝犹喜带霜开.

  

    宝玉出来,到外面,只见焙茗说道:"冯大爷家请."宝玉听了,知道是昨日的话,便说:"要衣裳去."自己便往书房里来.焙茗一直到了二门前等人,只见一个老婆子出来了,焙茗上去说道:"宝二爷在书房里等出门的衣裳,你老人家进去带个信儿."那婆子说:"放你娘的屁!倒好,宝二爷如今在园里住着,跟他的人都在园里,你又跑了这里来带信儿来了! "焙茗听了,笑道:"骂的是,我也糊涂了."说着一径往东边二门前来.可巧门上小厮在甬路底下踢球, 焙茗将原故说了.小厮跑了进去,半日抱了一个包袱出来,递与焙茗.回到书房里,宝玉换了,命人备马,只带着焙茗,锄药,双瑞,双寿四个小厮去了.一径到了冯紫英家门口,有人报与了冯紫英,出来迎接进去.只见薛蟠早已在那里久候, 还有许多唱曲儿的小厮并唱小旦的蒋玉菡,锦香院的妓女云儿.大家都见过了,然后吃茶.宝玉擎茶笑道:"前儿所言幸与不幸之事,我昼悬夜想,今日一闻呼唤即至."冯紫英笑道:"你们令表兄弟倒都心实.前日不过是我的设辞,诚心请你们一饮 , 恐又推托,故说下这句话.今日一邀即至,谁知都信真了."说毕大家一笑,然后摆上酒来,依次坐定.冯紫英先命唱曲儿的小厮过来让酒,然后命云儿也来敬.

    少顷,荷叶汤来,贾母看过了.王夫人回头见玉钏儿在那边,便令玉钏与宝玉送去 . 凤姐道:"他一个人拿不去."可巧莺儿和喜儿都来了.宝钗知道他们已吃了饭,便向莺儿道: "宝兄弟正叫你去打络子,你们两个一同去罢."莺儿答应,同着玉钏儿出来. 莺儿道:"这么远,怪热的,怎么端了去?"玉钏笑道:"你放心,我自有道理."说着,便令一个婆子来,将汤饭等物放在一个捧盒里,令他端了跟着,他两个却空着手走.一直到了怡红院门内, 玉钏儿方接了过来,同莺儿进入宝玉房中.袭人,麝月,秋纹三个人正和宝玉顽笑呢,见他两个来了,都忙起来,笑道:"你两个怎么来的这么碰巧,一齐来了 ."一面说,一面接了下来.玉钏便向一张杌子上坐了,莺儿不敢坐下.袭人便忙端了个脚踏来, 莺儿还不敢坐.宝玉见莺儿来了,却倒十分欢喜,忽见了玉钏儿,便想到他姐姐金钏儿身上, 又是伤心,又是惭愧,便把莺儿丢下,且和玉钏儿说话.袭人见把莺儿不理,恐莺儿没好意思的,又见莺儿不肯坐,便拉了莺儿出来,到那边房里去吃茶说话儿去了.

  泉溉泥封勤护惜,好知井径绝尘埃.

  ”

    凤姐因在里间屋里看着人放桌子, 听如此说,便走来笑道:"宝兄弟不是撒谎,这倒是有的. 上日薛大哥亲自和我来寻珍珠,我问他作什么,他说配药.他还抱怨说,不配也罢了,如今那里知道这么费事.我问他什么药,他说是宝兄弟的方子,说了多少药 , 我也没工夫听.他说不然我也买几颗珍珠了,只是定要头上带过的,所以来和我寻. 他说: `妹妹就没散的,花儿上也得,掐下来,过后儿我拣好的再给妹妹穿了来.'我没法儿,把两枝珠花儿现拆了给他.还要了一块三尺上用大红纱去,乳钵乳了隔面子呢. "凤姐说一句,那宝玉念一句佛,说:"太阳在屋子里呢!"凤姐说完了,宝玉又道:"太太想,这不过是将就呢.正经按那方子,这珍珠宝石定要在古坟里的,有那古时富贵人家装裹的头面,拿了来才好.如今那里为这个去刨坟掘墓,所以只是活人带过的,也可以使得."王夫人道:"阿弥陀佛,不当家花花的!就是坟里有这个,人家死了几百年,这会子翻尸盗骨的,作了药也不灵!"

    少顷,荷叶汤来,贾母看过了.王夫人回头见玉钏儿在那边,便令玉钏与宝玉送去 . 凤姐道:"他一个人拿不去."可巧莺儿和喜儿都来了.宝钗知道他们已吃了饭,便向莺儿道: "宝兄弟正叫你去打络子,你们两个一同去罢."莺儿答应,同着玉钏儿出来. 莺儿道:"这么远,怪热的,怎么端了去?"玉钏笑道:"你放心,我自有道理."说着,便令一个婆子来,将汤饭等物放在一个捧盒里,令他端了跟着,他两个却空着手走.一直到了怡红院门内, 玉钏儿方接了过来,同莺儿进入宝玉房中.袭人,麝月,秋纹三个人正和宝玉顽笑呢,见他两个来了,都忙起来,笑道:"你两个怎么来的这么碰巧,一齐来了 ."一面说,一面接了下来.玉钏便向一张杌子上坐了,莺儿不敢坐下.袭人便忙端了个脚踏来, 莺儿还不敢坐.宝玉见莺儿来了,却倒十分欢喜,忽见了玉钏儿,便想到他姐姐金钏儿身上, 又是伤心,又是惭愧,便把莺儿丢下,且和玉钏儿说话.袭人见把莺儿不理,恐莺儿没好意思的,又见莺儿不肯坐,便拉了莺儿出来,到那边房里去吃茶说话儿去了.

    这日午间,薛姨妈母女两个与林黛玉等正在王夫人房里大家吃东西呢,凤姐儿得便回王夫人道:"自从玉钏儿姐姐死了,太太跟前少着一个人.太太或看准了那个丫头好,就吩咐,下月好发放月钱的."王夫人听了,想了一想,道:"依我说,什么是例,必定四个五个的,够使就罢了,竟可以免了罢."凤姐笑道:"论理,太太说的也是.这原是旧例,别人屋里还有两个呢,太太倒不按例了.况且省下一两银子也有限."王夫人听了, 又想一想,道:"也罢,这个分例只管关了来,不用补人,就把这一两银子给他妹妹玉钏儿罢.他姐姐伏侍了我一场,没个好结果,剩下他妹妹跟着我,吃个双分子也不为过逾了."凤姐答应着,回头找玉钏儿,笑道:"大喜,大喜."玉钏儿过来磕了头.王夫人问道 : "正要问你,如今赵姨娘周姨娘的月例多少?"凤姐道:"那是定例,每人二两.赵姨娘有环兄弟的二两,共是四两,另外四串钱."王夫人道:"可都按数给他们?"凤姐见问的奇怪, 忙道:"怎么不按数给!"王夫人道:"前儿我恍惚听见有人抱怨,说短了一吊钱, 是什么原故?"凤姐忙笑道:"姨娘们的丫头,月例原是人各一吊.从旧年他们外头商议的, 姨娘们每位的丫头分例减半,人各五百钱,每位两个丫头,所以短了一吊钱.这也抱怨不着我,我倒乐得给他们呢,他们外头又扣着,难道我添上不成.这个事我不过是接手儿,怎么来,怎么去,由不得我作主.我倒说了两三回,仍旧添上这两分的.他们说只有这个项数, 叫我也难再说了.如今我手里每月连日子都不错给他们呢.先时在外头关,那个月不打饥荒,何曾顺顺溜溜的得过一遭儿."王夫人听说,也就罢了,半日又问:"老太太屋里几个一两的?"凤姐道:"八个.如今只有七个,那一个是袭人."王夫人道:"这就是了.你宝兄弟也并没有一两的丫头,袭人还算是老太太房里的人."凤姐笑道:"袭人原是老太太的人,不过给了宝兄弟使.他这一两银子还在老太太的丫头分例上领.如今说因为袭人是宝玉的人,裁了这一两银子,断然使不得.若说再添一个人给老太太,这个还可以裁他的.若不裁他的,须得环兄弟屋里也添上一个才公道均匀了. 就是晴雯麝月等七个大丫头, 每月人各月钱一吊,佳蕙等八个小丫头,每月人各月钱五百, 还是老太太的话,别人如何恼得气得呢."薛姨娘笑道:"只听凤丫头的嘴,倒象倒了核桃车子的, 只听他的帐也清楚,理也公道."凤姐笑道:"姑妈,难道我说错了不成? "薛姨妈笑道:"说的何尝错,只是你慢些说岂不省力."凤姐才要笑,忙又忍住了, 听王夫人示下. 王夫人想了半日,向凤姐儿道:"明儿挑一个好丫头送去老太太使,补袭人, 把袭人的一分裁了.把我每月的月例二十两银子里,拿出二两银子一吊钱来给袭人. 以后凡事有赵姨娘周姨娘的,也有袭人的,只是袭人的这一分都从我的分例上匀出来, 不必动官中的就是了."凤姐一一的答应了,笑推薛姨妈道:"姑妈听见了,我素日说的话如何?今儿果然应了我的话."薛姨妈道:"早就该如此.模样儿自然不用说的, 他的那一种行事大方,说话见人和气里头带着刚硬要强,这个实在难得."王夫人含泪说道:"你们那里知道袭人那孩子的好处?比我的宝玉强十倍!宝玉果然是有造化的,能够得他长长远远的伏侍他一辈子,也就罢了."凤姐道:"既这么样,就开了脸,明放他在屋里岂不好? "王夫人道:"那就不好了,一则都年轻,二则老爷也不许,三则那宝玉见袭人是个丫头,纵有放纵的事,倒能听他的劝,如今作了跟前人,那袭人该劝的也不敢十分劝了.如今且浑着,等再过二三年再说."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xgkyj.com/wap/k9BP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