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两座

www.kk689.com

最好的在线电影网,分享最新电影,高清电影、综艺、动漫、电视剧等在线观看!穿越文学  正说着,宝玉和探春也来了,也都入坐听他讲诗.宝玉笑道:"既是这样,也不用看诗.会心处不在多,听你说了这两句,可知`三昧'你已得了."黛玉笑道:"你说他这`上孤烟'好,你还不知他这一句还是套了前人的来.我给你这一句瞧瞧,更比这个淡而现成."说着便把陶渊明的"暖暖远人村,依依墟里烟"翻了出来,递与香菱.香菱瞧了,点头叹赏,笑道:"原来`上'字是从`依依'两个字上化出来的."宝玉大笑道:"你已得了, 不用再讲,越发倒学杂了.你就作起来,必是好的."探春笑道:"明儿我补一个柬来,请你入社."香菱笑道:"姑娘何苦打趣我,我不过是心里羡慕,才学着顽罢了."探春黛玉都笑道:"谁不是顽?难道我们是认真作诗呢!若说我们认真成了诗,出了这园子,把人的牙还笑倒了呢."宝玉道:"这也算自暴自弃了.前日我在外头和相公们商议画儿,他们听见咱们起诗社, 求我把稿子给他们瞧瞧.我就写了几首给他们看看,谁不真心叹服. 他们都抄了刻去了."探春黛玉忙问道:"这是真话么?"宝玉笑道:"说慌的是那架上的鹦哥."黛玉探春听说,都道:"你真真胡闹!且别说那不成诗,便是成诗,我们的笔墨也不该传到外头去."宝玉道:"这怕什么!古来闺阁中的笔墨不要传出去,如今也没有人知道了. "说着,只见惜春打发了入画来请宝玉,宝玉方去了.香菱又逼着黛玉换出杜律来,又央黛玉探春二人:"出个题目,让我诌去,诌了来,替我改正."黛玉道:"昨夜的月最好, 我正要诌一首,竟未诌成,你竟作一首来.十四寒的韵,由你爱用那几个字去."  正说着, 只见宝琴来了,披着一领斗篷,金翠辉煌,不知何物.宝钗忙问:"这是那里的? "宝琴笑道:"因下雪珠儿,老太太找了这一件给我的."香菱上来瞧道:"怪道这么好看, 原来是孔雀毛织的."湘云道:"那里是孔雀毛,就是野鸭子头上的毛作的.可见老太太疼你了, 这样疼宝玉,也没给他穿."宝钗道:"真俗语说`各人有缘法'.他也再想不到他这会子来,既来了,又有老太太这么疼他."湘云道:"你除了在老太太跟前 ,就在园里来,这两处只管顽笑吃喝.到了太太屋里,若太太在屋里,只管和太太说笑, 多坐一回无妨,若太太不在屋里,你别进去,那屋里人多心坏,都是要害咱们的."说的宝钗, 宝琴,香菱,莺儿等都笑了.宝钗笑道:"说你没心,却又有心,虽然有心,到底嘴太直了. 我们这琴儿就有些象你.你天天说要我作亲姐姐,我今儿竟叫你认他作亲妹妹罢了."湘云又瞅了宝琴半日,笑道:"这一件衣裳也只配他穿,别人穿了,实在不配. " 正说着,只见琥珀走来笑道:"老太太说了,叫宝姑娘别管紧了琴姑娘.他还小呢,让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. 要什么东西只管要去,别多心."宝钗忙起身答应了,又推宝琴笑道: "你也不知是那里来的福气!你倒去罢,仔细我们委曲着你.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."说话之间,宝玉黛玉都进来了,宝钗犹自嘲笑.湘云因笑道:"宝姐姐,你这话虽是顽话,恰有人真心是这样想呢."琥珀笑道:"真心恼的再没别人,就只是他."口里说,手指着宝玉.宝钗湘云都笑道:"他倒不是这样人."琥珀又笑道:"不是他,就是他. "说着又指着黛玉.湘云便不则声.宝钗忙笑道:"更不是了.我的妹妹和他的妹妹一样 .他喜欢的比我还疼呢,那里还恼?你信口儿混说.他的那嘴有什么实据."宝玉素习深知黛玉有些小性儿, 且尚不知近日黛玉和宝钗之事,正恐贾母疼宝琴他心中不自在, 今见湘云如此说了, 宝钗又如此答,再审度黛玉声色亦不似往时,果然与宝钗之说相符, 心中闷闷不乐.因想:"他两个素日不是这样的好,今看来竟更比他人好十倍."一时林黛玉又赶着宝琴叫妹妹,并不提名道姓,直是亲姊妹一般.那宝琴年轻心热,且本性聪敏,自幼读书识字,今在贾府住了两日,大概人物已知.又见诸姊妹都不是那轻薄脂粉,且又和姐姐皆和契,故也不肯怠慢,其中又见林黛玉是个出类拔萃的,便更与黛玉亲敬异常.宝玉看着只是暗暗的纳罕.  月窟翻银浪,湘云忙联道:

  贾珍贾琏等忙答了几个"是",复领王太医出到外书房中.王太医说:"太夫人并无别症,偶感一点风凉,究竟不用吃药,不过略清淡些,暖着一点儿,就好了.如今写个方子在这里, 若老人家爱吃便按方煎一剂吃,若懒待吃,也就罢了."说着吃过茶写了方子. 刚要告辞,只见奶子抱了大姐儿出来,笑说:"王老爷也瞧瞧我们."王太医听说忙起身, 就奶子怀中,左手托着大姐儿的手,右手诊了一诊,又摸了一摸头,又叫伸出舌头来瞧瞧,笑道:"我说姐儿又骂我了,只是要清清净净的饿两顿就好了.不必吃煎药, 我送丸药来,临睡时用姜汤研开,吃下去就是了."说毕作辞而去.  此时大观园中比先更热闹了多少. 李纨为首,余者迎春,探春,惜春,宝钗,黛玉, 湘云,李纹,李绮,宝琴,邢岫烟,再添上凤姐儿和宝玉,一共十三个.叙起年庚,除李纨年纪最长,他十二个人皆不过十五六七岁,或有这三个同年,或有那五个共岁,或有这两个同月同日, 那两个同刻同时,所差者大半是时刻月分而已.连他们自己也不能细细分晰,不过是"弟""兄""姊""妹"四个字随便乱叫.  一语未了,又听身后笑道:"四个眼睛没见你?你们六个眼睛竟没见我!"三人唬了一跳, 回身一看,不是别个,正是宝玉走来.袭人先笑道:"叫我好找,你那里来?"宝玉笑道: "我从四妹妹那里出来,迎头看见你来了,我就知道是找我去的,我就藏了起来哄你. 看你В着头过去了,进了院子就出来了,逢人就问.我在那里好笑,只等你到了跟前唬你一跳的, 后来见你也藏藏躲躲的,我就知道也是要哄人了.我探头往前看了一看,却是他两个,所以我就绕到你身后.你出去,我就躲在你躲的那里了."平儿笑道 : "咱门再往后找找去,只怕还找出两个人来也未可知."宝玉笑道:"这可再没了."鸳鸯已知话俱被宝玉听了, 只伏在石头上装睡.宝玉推他笑道:"这石头上冷,咱们回房里去睡,岂不好?"说着拉起鸳鸯来,又忙让平儿来家坐吃茶.平儿和袭人都劝鸳鸯走, 鸳鸯方立起身来,四人竟往怡红院来.宝玉将方才的话俱已听见,心中自然不快,只默默的歪在床上,任他三人在外间说笑.

穿越文学  没帚山僧扫,宝琴也笑道:  不知风雨几时休,已教泪洒窗纱湿.  此时大观园中比先更热闹了多少. 李纨为首,余者迎春,探春,惜春,宝钗,黛玉, 湘云,李纹,李绮,宝琴,邢岫烟,再添上凤姐儿和宝玉,一共十三个.叙起年庚,除李纨年纪最长,他十二个人皆不过十五六七岁,或有这三个同年,或有那五个共岁,或有这两个同月同日, 那两个同刻同时,所差者大半是时刻月分而已.连他们自己也不能细细分晰,不过是"弟""兄""姊""妹"四个字随便乱叫.

  色岂畏霜凋.深院惊寒雀,湘云正渴了,忙忙的吃茶,已被岫烟/道:  紫鹃收起燕窝,然后移灯下帘,伏侍黛玉睡下.黛玉自在枕上感念宝钗,一时又羡他有母兄,一面又想宝玉虽素习和睦,终有嫌疑.又听见窗外竹梢焦叶之上,雨声淅沥 ,清寒透幕,不觉又滴下泪来.直到四更将阑,方渐渐的睡了.暂且无话.要知端的----

穿越文学  这里黛玉喝了两口稀粥,仍歪在床上,不想日f未落时天就变了,淅淅沥沥下起雨来. 秋霖脉脉,阴晴不定,那天渐渐的黄昏,且阴的沉黑,兼着那雨滴竹梢,更觉凄凉. 知宝钗不能来, 便在灯下随便拿了一本书,却是>,有>>等词.黛玉不觉心有所感,亦不禁发于章句,遂成>一首,拟>之格,乃名其词曰>.其词曰:第二卷(31--60章)四十五 金兰契互剖金兰语风雨夕闷制风雨词  一时只见丫鬟们来请用点心.贾母道:"吃了两杯酒,倒也不饿.也罢,就拿了这里来,大家随便吃些罢."丫鬟便去抬了两张几来,又端了两个小捧盒.揭开看时,每个盒内两样: 这盒内一样是藕粉桂糖糕,一样是松穰鹅油卷,那盒内一样是一寸来大的小饺儿,......贾母因问什么馅儿,婆子们忙回是螃蟹的.贾母听了,皱眉说:"这油腻腻的,谁吃这个!"那一样是奶油炸的各色小面果,也不喜欢.因让薛姨妈吃,薛姨妈只拣了一块糕,贾母拣了一个卷子,只尝了一尝,剩的半个递与丫鬟了.刘姥姥因见那小面果子都玲珑剔透,便拣了一朵牡丹花样的笑道:"我们那里最巧的姐儿们,也不能铰出这么个纸的来. 我又爱吃,又舍不得吃,包些家去给他们做花样子去倒好."众人都笑了.贾母道:"家去我送你一坛子.你先趁热吃这个罢."别人不过拣各人爱吃的一两点就罢了,刘姥姥原不曾吃过这些东西,且都作的小巧,不显盘堆的,他和板儿每样吃了些, 就去了半盘子.剩的,凤姐又命攒了两盘并一个攒盘,与文官等吃去.忽见奶子抱了大姐儿来, 大家哄他顽了一会.那大姐儿因抱着一个大柚子玩的,忽见板儿抱着一个佛手,便也要佛手.丫鬟哄他取去,大姐儿等不得,便哭了.众人忙把柚子与了板儿, 将板儿的佛手哄过来与他才罢. 那板儿因顽了半日佛手,此刻又两手抓着些果子吃, 又忽见这柚子又香又圆,更觉好顽,且当球踢着玩去,也就不要佛手了.

  博得嫦蛾应借问, 缘何不使永团圆!众人看了笑道:"这首不但好,而且新巧有意趣.可知俗语说`天下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.'社里一定请你了."香菱听了心下不信,料着是他们瞒哄自己的话,还只管问黛玉宝钗等.  香粘壁上椒.斜风仍故故,宝玉道:  说着,早已合算了,共凑了一百五十两有余.贾母道:"一日戏酒用不了."尤氏道: "既不请客,酒席又不多,两三日的用度都够了.头等,戏不用钱,省在这上头."贾母道 :"凤丫头说那一班好,就传那一班."凤姐儿道:"咱们家的班子都听熟了,倒是花几个钱叫一班来听听罢."贾母道:"这件事我交给珍哥媳妇了.越性叫凤丫头别操一点心, 受用一日才算."尤氏答应着.又说了一回话,都知贾母乏了,才渐渐的都散出来.

穿越文学  明岁秋风知再会, 暂时分手莫相思.众人看一首,赞一首,彼此称扬不已.李纨笑道: "等我从公评来.通篇看来,各有各人的警句.今日公评:>第一,> 第二,>第三,题目新,诗也新,立意更新,恼不得要推潇湘妃子为魁了,然后 >>>>>次之."宝玉听说,喜的拍手叫"极是,极公道."黛玉道:"我那首也不好,到底伤于纤巧些."李纨道:"巧的却好,不露堆砌生硬 ."黛玉道:"据我看来,头一句好的是`圃冷斜阳忆旧游',这句背面傅粉.`抛书人对一枝秋' 已经妙绝,将供菊说完,没处再说,故翻回来想到未拆未供之先,意思深透."李纨笑道: "固如此说,你的`口齿噙香'句也敌的过了."探春又道:"到底要算蘅芜君沉着, `秋无迹',`梦有知',把个忆字竟烘染出来了."宝钗笑道:"你的`短鬓冷沾',`葛巾香染',也就把簪菊形容的一个缝儿也没了."湘云道:"`偕谁隐',`为底迟',真个把个菊花问的无言可对. "李纨笑道:"你的`科头坐',`抱膝吟',竟一时也不能别开,菊花有知, 也必腻烦了."说的大家都笑了.宝玉笑道:"我又落第.难道`谁家种',`何处秋',`蜡屐远来',`冷吟不尽',都不是访,`昨夜雨',`今朝霜',都不是种不成?但恨敌不上` 口齿噙香对月吟',`清冷香中抱膝吟',`短鬓',`葛巾',`金淡泊',`翠离披',` 秋无迹',`梦有知'这几句罢了."又道:"明儿闲了,我一个人作出十二首来."李纨道: "你的也好,只是不及这几句新巧就是了."第二卷(31--60章)四十七 呆霸王调情遭苦打冷郎君惧祸走他乡  池水任浮漂.照耀临清晓,黛玉联道:

  贾母笑着把方才一席话说与众人听了.众人谁不凑这趣儿?再也有和凤姐儿好的 , 有情愿这样的,有畏惧凤姐儿的,巴不得来奉承的:况且都是拿的出来的,所以一闻此言, 都欣然应诺.贾母先道:"我出二十两."薛姨妈笑道:"我随着老太太,也是二十两了."邢夫人王夫人道:"我们不敢和老太太并肩,自然矮一等,每人十六两罢了."尤氏李纨也笑道: "我们自然又矮一等,每人十二两罢."贾母忙和李纨道:"你寡妇失业的, 那里还拉你出这个钱,我替你出了罢."凤姐忙笑道:"老太太别高兴,且算一算帐再揽事.老太太身上已有两分呢,这会子又替大嫂子出十二两,说着高兴,一会子回想又心疼了. 过后儿又说`都是为凤丫头花了钱',使个巧法子,哄着我拿出三四分子来暗里补上,我还做梦呢."说的众人都笑了.贾母笑道:"依你怎么样呢?"凤姐笑道:"生日没到,我这会子已经折受的不受用了.我一个钱饶不出,惊动这些人实在不安,不如大嫂子这一分我替他出了罢了.我到了那一日多吃些东西,就享了福了."邢夫人等听了,都说"很是".贾母方允了.凤姐儿又笑道:"我还有一句话呢.我想老祖宗自己二十两,又有林妹妹宝兄弟的两分子.姨妈自己二十两,又有宝妹妹的一分子,这倒也公道 .只是二位太太每位十六两,自己又少,又不替人出,这有些不公道.老祖宗吃了亏了! " 贾母听了,忙笑道:"倒是我的凤姐儿向着我,这说的很是.要不是你,我叫他们又哄了去了. "凤姐笑道:"老祖宗只把他姐儿两个交给两位太太,一位占一个,派多派少, 每位替出一分就是了. "贾母忙说:"这很公道,就是这样."赖大的母亲忙站起来笑说道:"这可反了!我替二位太太生气.在那边是儿子媳妇,在这边是内侄女儿,倒不向着婆婆姑娘, 倒向着别人.这儿媳妇成了陌路人,内侄女儿竟成了个外侄女儿了."说的贾母与众人都大笑起来了.赖大之母因又问道:"少奶奶们十二两,我们自然也该矮一等了."贾母听说,道:"这使不得.你们虽该矮一等,我知道你们这几个都是财主,分位虽低,钱却比他们多.你们和他们一例才使得."众妈妈听了,连忙答应.贾母又道:"姑娘们不过应个景儿, 每人照一个月的月例就是了."又回头叫鸳鸯来,"你们也凑几个人, 商议凑了来."鸳鸯答应着,去不多时带了平儿,袭人,彩霞等还有几个小丫鬟来, 也有二两的,也有一两的.贾母因问平儿:"你难道不替你主子作生日,还入在这里头? " 平儿笑道:"我那个私自另外有了,这是官中的,也该出一分."贾母笑道:"这才是好孩子."凤姐又笑道:"上下都全了.还有二位姨奶奶,他出不出,也问一声儿.尽到他们是理, 不然,他们只当小看了他们了."贾母听了,忙说:"可是呢,怎么倒忘了他们!只怕他们不得闲儿, 叫一个丫头问问去."说着,早有丫头去了,半日回来说道:"每位也出二两. "贾母喜道:"拿笔砚来算明,共计多少."尤氏因悄骂凤姐道:"我把你这没足厌的小蹄子! 这么些婆婆婶子来凑银子给你过生日,你还不足,又拉上两个苦瓠子作什么? "凤姐也悄笑道:"你少胡说,一会子离了这里,我才和你算帐.他们两个为什么苦呢?有了钱也是白填送别人,不如拘来咱们乐."  鸳鸯一夜没睡, 至次日,他哥哥回贾母接他家去逛逛,贾母允了,命他出去.鸳鸯意欲不去,又怕贾母疑心,只得勉强出来.他哥哥只得将贾赦的话说与他,又许他怎么体面, 又怎么当家作姨娘.鸳鸯只咬定牙不愿意.他哥哥无法,少不得去回覆了贾赦. 贾赦怒起来, 因说道:"我这话告诉你,叫你女人向他说去,就说我的话:`自古嫦娥爱少年',他必定嫌我老了,大约他恋着少爷们,多半是看上了宝玉,只怕也有贾琏.果有此心,叫他早早歇了心,我要他不来,此后谁还敢收?此是一件.第二件,想着老太太疼他, 将来自然往外聘作正头夫妻去.叫他细想,凭他嫁到谁家去,也难出我的手心.除非他死了, 或是终身不嫁男人,我就伏了他!若不然时,叫他趁早回心转意,有多少好处. "贾赦说一句,金文翔应一声"是".贾赦道:"你别哄我,我明儿还打发你太太过去问鸳鸯,你们说了,他不依,便没你们的不是.若问他,他再依了,仔细你的脑袋!"  贾母见无人, 方说道:"我听见你替你老爷说媒来了.你倒也三从四德,只是这贤慧也太过了!你们如今也是孙子儿子满眼了,你还怕他,劝两句都使不得,还由着哪憷弦远之"邢夫人满面通红,回道:"我劝过几次不依.老太太还有什么不知道呢,我也是不得已儿. "贾母道:"他逼着你杀人,你也杀去?如今你也想想,你兄弟媳妇本来老实,又生得多病多痛,上上下下那不是他操心?你一个媳妇虽然帮着,也是天天丢下笆儿弄扫帚. 凡百事情,我如今都自己减了.他们两个就有一些不到的去处,有鸳鸯, 那孩子还心细些, 我的事情他还想着一点子,该要去的,他就要来了,该添什么,他就度空儿告诉他们添了. 鸳鸯再不这样,他娘儿两个,里头外头,大的小的,那里不忽略一件半件, 我如今反倒自己操心去不成?还是天天盘算和你们要东西去?我这屋里有的没的,剩了他一个,年纪也大些,我凡百的脾气性格儿他还知道些.二则他还投主子们的缘法, 也并不指着我和这位太太要衣裳去,又和那位奶奶要银子去.所以这几年一应事情, 他说什么,从你小婶和你媳妇起,以至家下大大小小,没有不信的.所以不单我得靠, 连你小婶媳妇也都省心.我有了这么个人,便是媳妇和孙子媳妇有想不到的, 我也不得缺了,也没气可生了.这会子他去了,你们弄个什么人来我使?你们就弄他那么一个真珠的人来,不会说话也无用.我正要打发人和你老爷说去,他要什么人, 我这里有钱,叫他只管一万八千的买,就只这个丫头不能.留下他伏侍我几年,就比他日夜伏侍我尽了孝的一般.你来的也巧,你就去说,更妥当了."

穿越文学  凤姐儿早换了衣服, 因房内无人,便将此话告诉了平儿.平儿也摇头笑道:"据我看, 此事未必妥.平常我们背着人说起话来,听他那主意,未必是肯的.也只说着瞧罢了. "凤姐儿道:"太太必来这屋里商议.依了还可,若不依,白讨个臊,当着你们,岂不脸上不好看. 你说给他们炸鹌鹑,再有什么配几样,预备吃饭.你且别处逛逛去,估量着去了再来."平儿听说,照样传给婆子们,便逍遥自在的往园子里来.  色岂畏霜凋.深院惊寒雀,湘云正渴了,忙忙的吃茶,已被岫烟/道:  一时吃毕,贾母等都往探春卧室中去说闲话.这里收拾过残桌,又放了一桌.刘姥姥看着李纨与凤姐儿对坐着吃饭,叹道:"别的罢了,我只爱你们家这行事.怪道说`礼出大家'.凤姐儿忙笑道:"你别多心,才刚不过大家取笑儿."一言未了,鸳鸯也进来笑道:"姥姥别恼,我给你老人家赔个不是."刘姥姥笑道:"姑娘说那里话,咱们哄着老太太开个心儿, 可有什么恼的!你先嘱咐我,我就明白了,不过大家取个笑儿.我要心里恼,也就不说了."鸳鸯便骂人"为什么不倒茶给姥姥吃."刘姥姥忙道:"刚才那个嫂子倒了茶来, 我吃过了.姑娘也该用饭了."凤姐儿便拉鸳鸯:"你坐下和我们吃了罢,省的回来又闹. "鸳鸯便坐下了.婆子们添上碗箸来,三人吃毕.刘姥姥笑道:"我看你们这些人都只吃这一点儿就完了,亏你们也不饿.怪只道风儿都吹的倒."鸳鸯便问:"今儿剩的菜不少,都那去了?"婆子们道:"都还没散呢,在这里等着一齐散与他们吃."鸳鸯道: "他们吃不了这些,挑两碗给二奶奶屋里平丫头送去."凤姐儿道:"他早吃了饭了,不用给他."鸳鸯道:"他不吃了,喂你们的猫."婆子听了,忙拣了两样拿盒子送去. 鸳鸯道: "素云那去了?"李纨道:"他们都在这里一处吃,又找他作什么."鸳鸯道:"这就罢了."凤姐儿道:"袭人不在这里,你倒是叫人送两样给他去."鸳鸯听说,便命人也送两样去后, 鸳鸯又问婆子们:"回来吃酒的攒盒可装上了?"婆子道:"想必还得一会子."鸳鸯道:"催着些儿."婆子应喏了.

  贾琏听说,爬起来,便与凤姐儿作了一个揖,笑道:"原来是我的不是,二奶奶饶过我罢."满屋里的人都笑了.贾母笑道:"凤丫头,不许恼了,再恼我就恼了."说着,又命人去叫了平儿来,命凤姐儿和贾琏两个安慰平儿.贾琏见了平儿,越发顾不得了,所谓 "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",听贾母一说,便赶上来说道:"姑娘昨日受了屈了,都是我的不是. 奶奶得罪了你,也是因我而起.我赔了不是不算外,还替你奶奶赔个不是."说着, 也作了一个揖,引的贾母笑了,凤姐儿也笑了.贾母又命凤姐儿来安慰他.平儿忙走上来给凤姐儿磕头, 说:"奶奶的千秋,我惹了奶奶生气,是我该死."凤姐儿正自愧悔昨日酒吃多了, 不念素日之情,浮躁起来,为听了旁人的话,无故给平儿没脸.今反见他如此, 又是惭愧,又是心酸,忙一把拉起来,落下泪来.平儿道:"我伏侍了奶奶这么几年, 也没弹我一指甲.就是昨儿打我,我也不怨奶奶,都是那淫妇治的,怨不得奶奶生气. "说着,也滴下泪来了.贾母便命人将他三人送回房去,"有一个再提此事,即刻来回我,我不管是谁,拿拐棍子给他一顿."  说着, 真个出来拉了他过藕香榭,至暖香坞中.惜春正乏倦,在床上歪着睡午觉, 画缯立在壁间, 用纱罩着.众人唤醒了惜春,揭纱看时,十停方有了三停.香菱见画上有几个美人,因指着笑道:"这一个是我们姑娘,那一个是林姑娘."探春笑道:"凡会作诗的都画在上头,快学罢."说着,顽笑了一回.  宝玉听他没说完, 便撑不住笑了,因踢他道:"休胡说,看人听见笑话."茗烟起来收过香炉,和宝玉走着,因道:"我已经和姑子说了,二爷还没用饭,叫他随便收拾了些东西,二爷勉强吃些.我知道今儿咱们里头大排筵宴,热闹非常,二爷为此才躲了出来的.横竖在这里清净一天,也就尽到礼了.若不吃东西,断使不得."宝玉道:"戏酒既不吃, 这随便素的吃些何妨."茗烟道:"这便才是.还有一说,咱们来了,还有人不放心. 若没有人不放心, 便晚了进城何妨?"若有人不放心,二爷须得进城回家去才是.第一老太太, 太太也放了心,第二礼也尽了,不过如此.就是家去了看戏吃酒,也并不是二爷有意,原不过陪着父母尽孝道.二爷若单为了这个不顾老太太,太太悬心,就是方才那受祭的阴魂也不安生.二爷想我这话如何?"宝玉笑道:"你的意思我猜着了,你想着只你一个跟了我出来,回来你怕担不是,所以拿这大题目来劝我.我才来了,不过为尽个礼,再去吃酒看戏,并没说一日不进城.这已完了心愿,赶着进城,大家放心,岂不两尽其道."茗烟道:"这更好了."说着二人来至禅堂,果然那姑子收拾了一桌素菜,宝玉胡乱吃了些,茗烟也吃了.穿越文学

分享到:

相关推荐

  • 糖焖莲子网/h3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