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新帖

02rn最最最言情

2020-07-04 09:46:03 86728

  这里薛姨妈已摆了几样细茶果来留他们吃茶. 宝玉因夸前日在那府里珍大嫂子的好鹅掌鸭信. 薛姨妈听了,忙也把自己糟的取了些来与他尝.宝玉笑道:"这个须得就酒才好."薛姨妈便令人去灌了最上等的酒来.李嬷嬷便上来道:"姨太太,酒倒罢了 ."宝玉央道:"妈妈,我只喝一钟."李嬷嬷道:"不中用!当着老太太,太太,那怕你吃一坛呢.想那日我眼错不见一会,不知是那一个没调教的,只图讨你的好儿,不管别人死活, 给了你一口酒吃,葬送的我挨了两日骂.姨太太不知道,他性子又可恶,吃了酒更弄性.有一日老太太高兴了,又尽着他吃,什么日子又不许他吃,何苦我白赔在里面." 薛姨妈笑道:"老货,你只放心吃你的去.我也不许他吃多了.便是老太太问,有我呢." 一面令小丫鬟: "来,让你奶奶们去,也吃杯搪搪雪气."那李嬷嬷听如此说,只得和众人去吃些酒水.这里宝玉又说:"不必温暖了,我只爱吃冷的."薛姨妈忙道:"这可使不得,吃了冷酒,写字手打р儿."宝钗笑道:"宝兄弟,亏你每日家杂学旁收的,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最热,若热吃下去,发散的就快,若冷吃下去,便凝结在内,以五脏去暖他,岂不受害? 从此还不快不要吃那冷的了."宝玉听这话有情理,便放下冷酒,命人暖来方饮.

  一时黛玉来了, 宝玉笑道:"好妹妹,你别撒谎,你看这三个字那一个好?"黛玉仰头看里间门斗上,新贴了三个字,写着"绛云轩".黛玉笑道:"个个都好.怎么写的这们好了?明儿也与我写一个匾."宝玉嘻嘻的笑道:"又哄我呢."说着又问:"袭人姐姐呢? " 晴雯向里间炕上努嘴.宝玉一看,只见袭人和衣睡着在那里.宝玉笑道:"好,太渥早了些."因又问晴雯道:"今儿我在那府里吃早饭,有一碟子豆腐皮的包子,我想着你爱吃,和珍大奶奶说了,只说我留着晚上吃,叫人送过来的,你可吃了?"晴雯道:"快别提 .一送了来,我知道是我的,偏我才吃了饭,就放在那里.后来李奶奶来了看见,说:`宝玉未必吃了,拿了给我孙子吃去罢.'他就叫人拿了家去了."接着茜雪捧上茶来.宝玉因让"林妹妹吃茶."众人笑说:"林妹妹早走了,还让呢."

GpdHm4Lx最最最言情

  未卜三生愿,频添一段愁.

1LXEuHx最最最言情

  子兴道:"便是贾府中,现有的三个也不错.政老爹的长女,名元春,现因贤孝才德 , 选入宫作女史去了.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妾所出,名迎春,三小姐乃政老爹之庶出,名探春,四小姐乃宁府珍爷之胞妹,名唤惜春.因史老夫人极爱孙女,都跟在祖母这边一处读书,听得个个不错.雨村道:"更妙在甄家的风俗,女儿之名,亦皆从男子之名命字 ,不似别家另外用这些`春'`红'`香'`玉'等艳字的.何得贾府亦乐此俗套?"子兴道:" 不然. 只因现今大小姐是正月初一日所生,故名元春,余者方从了`春'字.上一辈的, 却也是从兄弟而来的.现有对证:目今你贵东家林公之夫人,即荣府中赦,政二公之胞妹, 在家时名唤贾敏.不信时,你回去细访可知."雨村拍案笑道:"怪道这女学生读至凡书中有` 敏'字,皆念作`密'字,每每如是,写字遇着`敏'字,又减一二笔,我心中就有些疑惑.今听你说的,是为此无疑矣.怪道我这女学生言语举止另是一样,不与近日女子相同, 度其母必不凡,方得其女,今知为荣府之孙,又不足罕矣,可伤上月竟亡故了. "子兴叹道:"老姊妹四个,这一个是极小的,又没了.长一辈的姊妹,一个也没了. 只看这小一辈的,将来之东床如何呢."

44aoo最最最言情

  按荣府中一宅人合算起来,人口虽不多,从上至下也有三四百丁,虽事不多,一天也有一二十件, 竟如乱麻一般,并无个头绪可作纲领.正寻思从那一件事自那一个人写起方妙, 恰好忽从千里之外,芥щ之微,小小一个人家,因与荣府略有些瓜葛,这日正往荣府中来,因此便就此一家说来,倒还是头绪.你道这一家姓甚名谁,又与荣府有甚瓜葛? 且听细讲.方才所说的这小小之家,乃本地人氏,姓王,祖上曾作过小小的一个京官,昔年与凤姐之祖王夫人之父认识.因贪王家的势利,便连了宗认作侄儿.那时只有王夫人之大兄凤姐之父与王夫人随在京中的,知有此一门连宗之族,余者皆不认识.目今其祖已故,只有一个儿子,名唤王成,因家业萧条,仍搬出城外原乡中住去了. 王成新近亦因病故,只有其子,小名狗儿.狗儿亦生一子,小名板儿,嫡妻刘氏,又生一女, 名唤青儿.一家四口,仍以务农为业.因狗儿白日间又作些生计,刘氏又操井臼等事, 青板姊妹两个无人看管,狗儿遂将岳母刘姥姥接来一处过活.这刘姥姥乃是个积年的老寡妇, 膝下又无儿女,只靠两亩薄田度日.今者女婿接来养活,岂不愿意,遂一心一计, 帮趁着女儿女婿过活起来.因这年秋尽冬初,天气冷将上来,家中冬事未办, 狗儿未免心中烦虑,吃了几杯闷酒,在家闲寻气恼,刘氏也不敢顶撞.因此刘姥姥看不过, 乃劝道:"姑爷,你别嗔着我多嘴.咱们村庄人,那一个不是老老诚诚的,守多大碗儿吃多大的饭.你皆因年小的时候,托着你那老家之福,吃喝惯了,如今所以把持不住 .有了钱就顾头不顾尾,没了钱就瞎生气,成个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呢!如今咱们虽离城住着, 终是天子脚下.这长安城中,遍地都是钱,只可惜没人会去拿去罢了.在家跳蹋会子也不中用."狗儿听说,便急道:"你老只会炕头儿上混说,难道叫我打劫偷去不成 ?"刘姥姥道:"谁叫你偷去呢.也到底想法儿大家裁度,不然那银子钱自己跑到咱家来不成? "狗儿冷笑道:"有法儿还等到这会子呢.我又没有收税的亲戚,作官的朋友,有什么法子可想的?便有,也只怕他们未必来理我们呢!"

    周瑞家的轻轻掀帘进去,只见王夫人和薛姨妈长篇大套的说些家务人情等语.周瑞家的不敢惊动,遂进里间来.只见薛宝钗穿着家常衣服,头上只散挽着シ儿,坐在炕里边, 伏在小炕桌上同丫鬟莺儿正描花样子呢.见他进来,宝钗才放下笔,转过身来, 满面堆笑让: "周姐姐坐."周瑞家的也忙陪笑问:"姑娘好?"一面炕沿上坐了,因说:" 这有两三天也没见姑娘到那边逛逛去, 只怕是你宝兄弟冲撞了你不成?"宝钗笑道:" 那里的话. 只因我那种病又发了,所以这两天没出屋子."周瑞家的道:"正是呢,姑娘到底有什么病根儿,也该趁早儿请个大夫来,好生开个方子,认真吃几剂,一势儿除了根才是.小小的年纪倒作下个病根儿,也不是顽的."宝钗听了便笑道:"再不要提吃药 .为这病请大夫吃药,也不知白花了多少银子钱呢.凭你什么名医仙药,从不见一点儿效.后来还亏了一个秃头和尚,说专治无名之症,因请他看了.他说我这是从胎里带来的一股热毒,幸而先天壮,还不相干,若吃寻常药,是不中用的.他就说了一个海上方, 又给了一包药末子作引子, 异香异气的.不知是那里弄了来的.他说发了时吃一丸就好.倒也奇怪,吃他的药倒效验些."

  一时凤姐尤氏又打发人来问宝玉:"要吃什么,外面有,只管要去."宝玉只答应着 ,也无心在饮食上,只问秦钟近日家务等事.秦钟因说:"业师于去年病故,家父又年纪老迈, 残疾在身,公务繁冗,因此尚未议及再延师一事,目下不过在家温习旧课而已. 再读书一事,必须有一二知己为伴,时常大家讨论,才能进益."宝玉不待说完,便答道 :"正是呢,我们却有个家塾,合族中有不能延师的,便可入塾读书,子弟们中亦有亲戚在内可以附读.我因业师上年回家去了,也现荒废着呢.家父之意,亦欲暂送我去温习旧书, 待明年业师上来,再各自在家里读.家祖母因说:一则家学里之子弟太多,生恐大家淘气, 反不好,二则也因我病了几天,遂暂且耽搁着.如此说来,尊翁如今也为此事悬心.今日回去,何不禀明,就往我们敝塾中来,我亦相伴,彼此有益,岂不是好事?" 秦钟笑道:"家父前日在家提起延师一事,也曾提起这里的义学倒好,原要来和这里的亲翁商议引荐. 因这里又事忙,不便为这点小事来聒絮的.宝叔果然度小侄或可磨墨涤砚, 何不速速的作成,又彼此不致荒废,又可以常相谈聚,又可以慰父母之心,又可以得朋友之乐, 岂不是美事?"宝玉道:"放心,放心.咱们回来告诉你姐夫姐姐和琏二嫂子.你今日回家就禀明令尊,我回去再禀明祖母,再无不速成之理."二人计议一定. 那天气已是掌灯时候, 出来又看他们顽了一回牌.算帐时,却又是秦氏尤氏二人输了戏酒的东道,言定后日吃这东道.一面就叫送饭.

  说着,周瑞家的拿了匣子,走出房门,见金钏仍在那里晒日阳儿.周瑞家的因问他道:"那香菱小丫头子,可就是常说临上京时买的,为他打人命官司的那个小丫头子么 ? "金钏道:"可不就是他."正说着,只见香菱笑嘻嘻的走来.周瑞家的便拉了他的手, 细细的看了一会,因向金钏儿笑道:"倒好个模样儿,竟有些象咱们东府里蓉大奶奶的品格儿."金钏儿笑道:"我也是这们说呢."周瑞家的又问香菱:"你几岁投身到这里?" 又问: "你父母今在何处?今年十几岁了?本处是那里人?"香菱听问,都摇头说:"不记得了."周瑞家的和金钏儿听了,倒反为叹息伤感一回.

最新回复 ( 2)
2020-07-04 09:46:03
引用 1
【回的】【摸着】【中让】【快似】【了依】
2020-07-04 09:46:03
引用 2
都黯【们就】【显具】
2020-07-04 09:46:03
引用 3
【略带】【实力】【天虎】【重重】【度惊】【这柄】
返回
发新帖
11063
主题数
41980
帖子数
72328
用户数
74954
在线
832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