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新帖

bYbx和老师同居的日子

2020-07-03 22:19:01 87830

  行人至,音信迟,讼宜和,婚再议.看完也不甚明白.大了道:"奶奶大喜.这一签巧得很, 奶奶自幼在这里长大,何曾回南京去了.如今老爷放了外任,或者接家眷来,顺便还家, 奶奶可不是`衣锦还乡'了?"一面说,一面抄了个签经交与丫头.凤姐也半疑半信的.大了摆了斋来,凤姐只动了一动,放下了要走,又给了香银.大了苦留不住,只得让他走了. 凤姐回至家中,见了贾母王夫人等,问起签来,命人一解,都欢喜非常," 或者老爷果有此心,咱们走一趟也好."凤姐儿见人人这么说,也就信了.不在话下.

t3usXfd和老师同居的日子

  那宝玉却也不出房门, 天天只差人去给王夫人请安.王夫人听见他这番光景,那一种欣慰之情,更不待言了.到了八月初三,这一日正是贾母的冥寿.宝玉早晨过来磕了头,便回去,仍到静室中去了.饭后,宝钗袭人等都和姊妹们跟着邢王二夫人在前面屋里说闲话儿.宝玉自在静室冥心危坐,忽见莺儿端了一盘瓜果进来说:"太太叫人送来给二爷吃的. 这是老太太的克什."宝玉站起来答应了,复又坐下,便道:"搁在那里罢. "莺儿一面放下瓜果一面悄悄向宝玉道:"太太那里夸二爷呢."宝玉微笑.莺儿又道: "太太说了,二爷这一用功,明儿进场中了出来,明年再中了进士,作了官,老爷太太可就不枉了盼二爷了. "宝玉也只点头微笑.莺儿忽然想起那年给宝玉打络子的时候宝玉说的话来, 便道:"真要二爷中了,那可是我们姑奶奶的造化了.二爷还记得那一年在园子里,不是二爷叫我打梅花络子时说的,我们姑奶奶后来带着我不知到那一个有造化的人家儿去呢.如今二爷可是有造化的罢咧."宝玉听到这里,又觉尘心一动 , 连忙敛神定息,微微的笑道:"据你说来,我是有造化的,你们姑娘也是有造化的,你呢?"莺儿把脸飞红了,勉强道:"我们不过当丫头一辈子罢咧,有什么造化呢!"宝玉笑道: "果然能够一辈子是丫头,你这个造化比我们还大呢!"莺儿听见这话似乎又是疯话了,恐怕自己招出宝玉的病根来,打算着要走.只见宝玉笑着说道:"傻丫头,我告诉你罢."未知宝玉又说出什么话来,且听下回分解.

WrGD和老师同居的日子

  巧姐儿听见他母亲悲哭, 便走到炕前用手拉着凤姐的手,也哭起来.凤姐一面哭着道: "你见过了姥姥了没有?"巧姐儿道:"没有."凤姐道:"你的名字还是他起的呢, 就和干娘一样, 你给他请个安."巧姐儿便走到跟前,刘姥姥忙着拉着道:"阿弥陀佛, 不要折杀我了!巧姑娘,我一年多不来,你还认得我么?"巧姐儿道:"怎么不认得.那年在园里见的时候我还小,前年你来,我还合你要隔年的蝈蝈儿,你也没有给我,必是忘了."刘姥姥道:"好姑娘,我是老糊涂了.若说蝈蝈儿,我们屯里多得很,只是不到我们那里去,若去了,要一车也容易."凤姐道:"不然你带了他去罢."刘姥姥笑道:"姑娘这样千金贵体, 绫罗裹大了的,吃的是好东西,到了我们那里,我拿什么哄他顽,拿什么给他吃呢?这倒不是坑杀我了么."说着,自己还笑,他说:"那么着,我给姑娘做个媒罢 .我们那里虽说是屯乡里,也有大财主人家,几千顷地,几百牲口,银子钱亦不少,只是不象这里有金的,有玉的.姑奶奶是瞧不起这种人家,我们庄家人瞧着这样大财主,也算是天上的人了."凤姐道:"你说去,我愿意就给."刘姥姥道:"这是顽话儿罢咧.放着姑奶奶这样,大官大府的人家只怕还不肯给,那里肯给庄家人.就是姑奶奶肯了,上头太太们也不给. "巧姐因他这话不好听,便走了去和青儿说话.两个女孩儿倒说得上, 渐渐的就熟起来了.

xly9O和老师同居的日子

  贾琏一腿跪着,在贾政身边说了一句话.贾政把眼一瞪道:"胡说!老太太的事,银两被贼偷去,难道就该罚奴才拿出来么?"贾政红了脸,不敢言语,站起来也不敢动.贾政道:"你媳妇怎么样了?"贾琏又跪下说:"看来是不中用了."贾琏叹了口气道:"我不料家运衰败,一至如此!况且环哥他妈尚在庙中病着,也不知是什么症候.你们知道不不知道?"贾琏也不敢言语.贾政道:"传出话去,让人带了大夫瞧瞧去."贾琏急忙答应着出来,叫人带了大夫到铁槛寺去瞧赵姨娘.未知死活,下回分解.

  却说宝玉宝钗听说凤姐病的危急,赶忙起来.丫头秉烛伺候.正要出院,只见王夫人那边打发人来说: "琏二奶奶不好了,还没有咽气,二爷二奶奶且慢些过去罢.琏二奶奶的病有些古怪, 从三更天起到四更时候,琏二奶奶没有住嘴说些胡话,要船要轿的, 说到金陵归入册子去.众人不懂,他只是哭哭喊喊的.琏二爷没有法儿,只得去糊了船轿,还没拿来,琏二奶奶喘着气等呢.叫我们过来说,等琏二奶奶去了再过去罢." 宝玉道:"这也奇,他到金陵做什么?"袭人轻轻的和宝玉说道:"你不是那年做梦,我还记得说有多少册子,不是琏二奶奶也到那里去么?"宝玉听了点头道:"是呀,可惜我都不记得那上头的话了.这么说起来,人都有个定数的了.但不知林妹妹又到那里去了? 我如今被你一说,我有些懂得了.若再做这个梦时,我得细细的瞧一瞧,便有未卜先知的分儿了."袭人道:"你这样的人可是不可和你说话的,偶然提了一句,你便认起真来了吗?就算你能先知了,你有什么法儿!"宝玉道:"只怕不能先知,若是能了,我也犯不着为你们瞎操心了."

  贾赦没法,只得请道士到园作法事驱邪逐妖.择吉日先在省亲正殿上铺排起坛场 , 上供三清圣像,旁设二十八宿并马,赵,温,周四大将,下排三十六天将图像.香花灯烛设满一堂,钟鼓法器排两边,插着五方旗号.道纪司派定四十九位道众的执事,净了一天的坛.三位法官行香取水毕,然后擂起法鼓,法师们俱戴上七星冠,披上九宫八卦的法衣,踏着登云履,手执牙笏,便拜表请圣.又念了一天的消灾驱邪接福的>,以后便出榜召将. 榜上大书"太乙混元上清三境灵宝符录演教大法师行文敕令本境诸神到坛听用."

  只见北静王已到大厅,就向外站着,说:"有旨意,锦衣府赵全听宣."说:"奉旨意: `着锦衣官惟提贾赦质审,余交西平王遵旨查办.钦此.'"西平王领了,好不喜欢,便与北静王坐下,着赵堂官提取贾赦回衙.里头那些查抄的人听得北静王到,俱一齐出来, 及闻赵堂官走了, 大家没趣,只得侍立听候.北静王便挑选两个诚实司官并十来个老年番役,余者一概逐出.西平王便说:"我正与老赵生气.幸得王爷到来降旨,不然这里很吃大亏."北静王说:"我在朝内听见王爷奉旨查抄贾宅,我甚放心,谅这里不致荼毒 . 不料老赵这么混帐.但不知现在政老及宝玉在那里,里面不知闹到怎么样了."众人回禀: "贾政等在下房看守着,里面已抄得乱腾腾的了."西平王便吩咐司员:"快将贾政带来问话."众人命带了上来.贾政跪了请安,不免含泪乞恩.北静王便起身拉着,说 :"政老放心."便将旨意说了.贾政感激涕零,望北又谢了恩,仍上来听候.王爷道:"政老,方才老赵在这里的时候,番役呈禀有禁用之物并重利欠票,我们也难掩过.这禁用之物原办进贵妃用的,我们声明,也无碍.独是借券想个什么法儿才好.如今政老且带司员实在将赦老家产呈出, 也就了事,切不可再有隐匿,自干罪戾."贾政答应道:"犯官再不敢.但犯官祖父遗产并未分过,惟各人所住的房屋有的东西便为己有."两王便说:"这也无妨,惟将赦老那一边所有的交出就是了."又吩咐司员等依命行去,不许胡混乱动.司员领命去了.

最新回复 ( 2)
2020-07-03 22:19:01
引用 1
【心去】【不到】【的时】【到有】【无止】
2020-07-03 22:19:01
引用 2
自然【起来】【他是】
2020-07-03 22:19:01
引用 3
【之上】【干掉】【压住】【间里】【但有】【大的】
返回
发新帖
52148
主题数
61446
帖子数
63598
用户数
72416
在线
858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