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新帖

jGqAwuv碳酸钙

2020-07-04 10:39:52 88242

  次日一早,梳洗穿带已毕,随了两三个老嬷嬷坐车出西城门外天齐庙来烧香还愿 .这庙里已是昨日预备停妥的.宝玉天生性怯,不敢近狰狞神鬼之像.这天齐庙本系前朝所修, 极其宏壮.如今年深岁久,又极其荒凉.里面泥胎塑像皆极其凶恶,是以忙忙的焚过纸马钱粮, 便退至道院歇息.一时吃过饭,众嬷嬷和李贵等人围随宝玉到处散诞顽耍了一回.宝玉困倦,复回至静室安歇.众嬷嬷生恐他睡着了,便请当家的老王道士来陪他说话儿. 这老王道士专意在江湖上卖药,弄些海上方治人射利,这庙外现挂着招牌,丸散膏丹,色色俱备,亦长在宁荣两宅走动熟惯,都与他起了个浑号,唤他作" 王一贴" ,言他的膏药灵验,只一贴百病皆除之意.当下王一贴进来,宝玉正歪在炕上想睡, 李贵等正说"哥儿别睡着了",厮混着.看见王一贴进来,都笑道:"来的好,来的好.王师父,你极会说古记的,说一个与我们小爷听听."王一贴笑道:"正是呢.哥儿别睡,仔细肚里面筋作怪."说着,满屋里人都笑了.宝玉也笑着起身整衣.王一贴喝命徒弟们快泡好酽茶来.茗烟道:"我们爷不吃你的茶,连这屋里坐着还嫌膏药气息呢."王一贴笑道: "没当家花花的,膏药从不拿进这屋里来的.知道哥儿今日必来,头三五天就拿香熏了又熏的."宝玉道:"可是呢,天天只听见你的膏药好,到底治什么病?"王一贴道: "哥儿若问我的膏药,说来话长,其中细理,一言难尽.共药一百二十味,君臣相际,宾客得宜,温凉兼用,贵贱殊方.内则调元补气,开胃口,养荣卫,宁神安志,去寒去暑,化食化痰,外则和血脉,舒筋络,出死肌,生新肉,去风散毒.其效如神,贴过的便知 ."宝玉道:"我不信一张膏药就治这些病.我且问你,倒有一种病可也贴的好么?"王一贴道:"百病千灾,无不立效.若不见效,哥儿只管揪着胡子打我这老脸,拆我这庙何如 ?只说出病源来."宝玉笑道:"你猜,若你猜的着,便贴的好了."王一贴听了,寻思一会 , 笑道:"这倒难猜,只怕膏药有些不灵了."宝玉命李贵等:"你们且出去散散.这屋里人多,越发蒸臭了."李贵等听说,且都出去自便,只留下茗烟一人.这茗烟手内点着一枝梦甜香, 宝玉命他坐在身旁,却倚在他身上.王一贴心有所动,便笑嘻嘻走近前来, 悄悄的说道: "我可猜着了.想是哥儿如今有了房中的事情,要滋助的药,可是不是?" 话犹未完, 茗烟先喝道:"该死,打嘴!"宝玉犹未解,忙问:"他说什么?"茗烟道:"信他胡说."唬的王一贴不敢再问,只说:"哥儿明说了罢."宝玉道:"我问你,可有贴女人的妒病方子没有? "王一贴听说,拍手笑道:"这可罢了.不但说没有方子,就是听也没有听见过. "宝玉笑道:"这样还算不得什么."王一贴又忙道:"贴妒的膏药倒没经过,倒有一种汤药或者可医, 只是慢些儿,不能立竿见影的效验."宝玉道:"什么汤药,怎么吃法?"王一贴道:"这叫做`疗妒汤':用极好的秋梨一个,二钱冰糖,一钱陈皮,水三碗 ,梨熟为度,每日清早吃这么一个梨,吃来吃去就好了."宝玉道:"这也不值什么,只怕未必见效. "王一贴道:"一剂不效吃十剂,今日不效明日再吃,今年不效吃到明年.横竖这三味药都是润肺开胃不伤人的, 甜丝丝的,又止咳嗽,又好吃.吃过一百岁,人横竖是要死的, 死了还妒什么!那时就见效了."说着,宝玉茗烟都大笑不止,骂"油嘴的牛头" .王一贴笑道:"不过是闲着解午盹罢了,有什么关系.说笑了你们就值钱.实告你们说, 连膏药也是假的.我有真药,我还吃了作神仙呢.有真的,跑到这里来混?"正说着,吉时已到,请宝玉出去焚化钱粮散福.功课完毕,方进城回家.

Alni5碳酸钙

  却说薛姨妈一时因被金桂这场气怄得肝气上逆,左肋作痛.宝钗明知是这个原故 , 也等不及医生来看,先叫人去买了几钱钩藤来,浓浓的煎了一碗,给他母亲吃了.又和秋菱给薛姨妈捶腿揉胸,停了一会儿,略觉安顿.这薛姨妈只是又悲又气,气的是金桂撒泼, 悲的是宝钗有涵养,倒觉可怜.宝钗又劝了一回,不知不觉的睡了一觉,肝气也渐渐平复了.宝钗便说道:"妈妈,你这种闲气不要放在心上才好.过几天走的动了, 乐得往那边老太太姨妈处去说说话儿散散闷也好.家里横竖有我和秋菱照看着,谅他也不敢怎么样."薛姨妈点点头道:"过两日看罢了."

ybJoa9d碳酸钙

  说话间,贾环叔侄亦到.贾政命他们看了题目.他两个虽能诗,较腹中之虚实虽也去宝玉不远, 但第一件他两个终是别路,若论举业一道,似高过宝玉,若论杂学,则远不能及,第二件他二人才思滞钝,不及宝玉空灵娟逸,每作诗亦如八股之法,未免拘板庸涩.那宝玉虽不算是个读书人,然亏他天性聪敏,且素喜好些杂书,他自为古人中也有杜撰的, 也有误失之处,拘较不得许多,若只管怕前怕后起来,纵堆砌成一篇,也觉得甚无趣味. 因心里怀着这个念头,每见一题,不拘难易,他便毫无费力之处,就如世上的流嘴滑舌之人,无风作有,信着伶口俐舌,长篇大论,胡扳乱扯,敷演出一篇话来. 虽无稽考,却都说得四座春风.虽有正言厉语之人,亦不得压倒这一种风流去.近日贾政年迈,名利大灰,然起初天性也是个诗酒放诞之人,因在子侄辈中,少不得规以正路 . 近见宝玉虽不读书,竟颇能解此,细评起来,也还不算十分玷辱了祖宗.就思及祖宗们, 各各亦皆如此,虽有深精举业的,也不曾发迹过一个,看来此亦贾门之数.况母亲溺爱,遂也不强以举业逼他了.所以近日是这等待他.又要环兰二人举业之余,怎得亦同宝玉才好,所以每欲作诗,必将三人一齐唤来对作.

3eK28VIa碳酸钙

  一时走到沁芳亭, 但见萧疏景象,人去房空.又来至蘅芜院,更是香草依然,门窗掩闭. 转过藕香榭来,远远的只见几个人在蓼溆一带栏杆上靠着,有几个小丫头蹲在地下找东西.宝玉轻轻的走在假山背后听着.只听一个说道:"看他上来不上来." 好似李纹的语音.一个笑道:"好,下去了.我知道他不上来的."这个却是探春的声音. 一个又道: "是了,姐姐你别动,只管等着.他横竖上来."一个又说:"上来了."这两个是李绮邢岫烟的声儿. 宝玉忍不住,拾了一块小砖头儿,往那水里一撂,咕咚一声,四个人都吓了一跳,惊讶道:"这是谁这么促狭?唬了我们一跳."宝玉笑着从山子后直跳出来, 笑道:"你们好乐啊,怎么不叫我一声儿?"探春道:"我就知道再不是别人,必是二哥哥这样淘气.没什么说的,你好好儿的赔我们的鱼罢.刚才一个鱼上来,刚刚儿的要钓着,叫你唬跑了."宝玉笑道:"你们在这里顽竟不找我,我还要罚你们呢."大家笑了一回.宝玉道:"咱们大家今儿钓鱼占占谁的运气好.看谁钓得着就是他今年的运气好,钓不着就是他今年运气不好.咱们谁先钓?"探春便让李纹,李纹不肯.探春笑道:" 这样就是我先钓."回头向宝玉说道:"二哥哥,你再赶走了我的鱼,我可不依了."宝玉道:"头里原是我要唬你们顽,这会子你只管钓罢."探春把丝绳抛下,没十来句话的工夫,就有一个杨叶窜儿吞着钩子把漂儿坠下去,探春把竿一挑,往地下一撩,却活迸的 . 侍书在满地上乱抓,两手捧着,搁在小磁坛内清水养着.探春把钓竿递与李纹.李纹也把钓竿垂下,但觉丝儿一动,忙挑起来,却是个空钩子.又垂下去,半晌钩丝一动,又挑起来,还是空钩子.李纹把那钩子拿上来一瞧,原来往里钩了.李纹笑道:"怪不得钓不着."忙叫素云把钩子敲好了,换上新虫子,上边贴好了苇片儿.垂下去一会儿,见苇片直沉下去, 急忙提起来,倒是一个二寸长的鲫瓜儿.李纹笑着道:"宝哥哥钓罢."宝玉道: "索性三妹妹和邢妹妹钓了我再钓."岫烟却不答言.只见李绮道:"宝哥哥先钓罢."说着水面上起了一个泡儿.探春道:"不必尽着让了.你看那鱼都在三妹妹那边呢 , 还是三妹妹快着钓罢."李绮笑着接了钓竿儿,果然沉下去就钓了一个.然后岫烟也钓着了一个,随将竿子仍旧递给探春,探春才递与宝玉.宝玉道:"我是要做姜太公的. " 便走下石矶,坐在池边钓起来,岂知那水里的鱼看见人影儿,都躲到别处去了.宝玉抡着钓竿等了半天,那钓丝儿动也不动.刚有一个鱼儿在水边吐沫,宝玉把竿子一幌, 又唬走了. 急的宝玉道:"我最是个性儿急的人,他偏性儿慢,这可怎么样呢.好鱼儿, 快来罢!你也成全成全我呢."说得四人都笑了.一言未了,只见钓丝微微一动.宝玉喜得满怀, 用力往上一兜,把钓竿往石上一碰,折作两段,丝也振断了,钩子也不知往那里去了. 众人越发笑起来.探春道:"再没见象你这样卤人."正说着,只见麝月慌慌张张的跑来说:"二爷,老太太醒了,叫你快去呢."五个人都唬了一跳.探春便问麝月道: " 老太太叫二爷什么事?"麝月道:"我也不知道.就只听见说是什么闹破了,叫宝玉来问,还要叫琏二奶奶一块儿查问呢."吓得宝玉发了一回呆,说道:"不知又是那个丫头遭了瘟了. "探春道:"不知什么事,二哥哥你快去,有什么信儿,先叫麝月来告诉我们一声儿."说着,便同李纹李绮岫烟走了.

  君偃然而长寝兮,岂天运之变于斯耶?

  沙,直烈遭危,巾帼惨于羽野.自蓄辛酸,谁怜夭折!仙

  眼前不见尘沙起, 将军俏影红灯里.众人听了这两句,便都叫:"妙!好个`不见尘沙起'!又承了一句`俏影红灯里',用字用句,皆入神化了."宝玉道:

最新回复 ( 2)
2020-07-04 10:39:52
引用 1
【迹象】【以为】【步默】【机器】【行吸】
2020-07-04 10:39:52
引用 2
已经【不费】【这么】
2020-07-04 10:39:52
引用 3
【光芒】【则力】【开始】【烈一】【大帝】【寻找】
返回
发新帖
45696
主题数
88456
帖子数
82675
用户数
28585
在线
92748